素雅文学 > 科幻小说 > 顾寒阿傻小说极道剑尊 > 第9章 魂魄有缺,不治之症!
    看着不远处的李总管。

    顾寒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下意识握紧了手中长剑。

    强!

    很强!

    这个自称咱家,语气阴柔的老者,给了他一种极其危险,根本无法抵抗的感觉!

    轻轻挪动一步。

    他将背后的洞口瞬间堵住。

    那里。

    阿傻依旧在沉睡。

    自那天和顾统领一战,已是过去了两天的时间,可阿傻却是一反常态,一直睡到了现在,顾寒以为是她太过疲累的缘故,索性在此地开凿出一个山洞,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有红色小蛇的气息残留。

    这里少有人和妖兽敢接近,短时间内,也算是个安全的地方。

    至于那颗果子。

    自然早已被他摘下吃掉。

    只不过。

    虽然这颗果子神异,帮他顺利突破了凝气期,可也仅仅迈入了开脉二重境而已,却是远逊于那条红色小蛇的毒液了。

    思来想去没个头绪。

    他也只能将原因归结在体内的液态灵力和那远宽于常人的经脉了。

    “小子!”

    见顾寒不说话,李总管有些不耐烦。

    “咱家问你话呢,那颗烈阳果,哪去了!”

    烈阳果?

    是那颗果子的名字?

    “我不知道。”

    顾寒自然不会承认。

    “我没见过你说的什么烈阳果。”

    “奸滑的小子!”

    李总管眉毛一挑。

    “你敢骗咱家?没见过,你身上烈阳果的气息哪来的!还不快跟咱家从实招来!”

    “……”

    顾寒无语。

    这家伙属狗的?

    这都闻得出来?

    “乖乖把果子交出来,咱家心情好了,自有你的好处,若是再敢胡言乱语,嘿嘿,让你尝尝咱家的手段!”

    说话间。

    一股阴冷的气息压迫而来!

    “你来晚了。”

    见他如此咄咄逼人,顾寒自然明白今天的事难以善了,索性也不再隐瞒,实话实说。

    “果子,没了。”

    “什么意思?”

    “被我吃了。”

    “你说什么!”

    李总管尖叫一声。

    “吃了?小子,狂妄自大也得有个限度!那烈阳果药效霸道,就算聚元境也得小心炼化,就凭你区区开脉的修为,能承受得住那狂暴的火力?”

    “不管你信不信,吃了就是吃了!”

    “好好好!”

    李总管阴笑一声。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小子嘴硬,那就别怪咱家以大欺小,给你个教训了!”

    言罢。

    那股阴冷的气息瞬间强了数倍!

    顾寒如临大敌,一咬牙,体内修为瞬间全力运转,大衍剑气蓄势待发!

    “住手!”

    突然间。

    一声怒喝自远处传来,及时制止了李总管。

    却是薛神医。

    “李总管!”

    他走近了过来,面色微沉。

    “你这是做什么!”

    “薛老,您有所不知。”

    李总管狠狠瞪了一眼顾寒,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这小子脾气臭得很,咱家无奈……”

    对面。

    顾寒冷冷地看着他。

    我脾气臭?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性!

    “好了!”

    薛神医听得眉头大皱。

    “此事,是你莽撞了!他是先来之人,这烈阳果也理应是他的东西,他不愿意给,你便要强夺,不妥,大大的不妥!”

    “是!”

    李总管连忙赔笑。

    “薛老教训的是,咱家心忧七皇子安危,做事有些欠考虑了。”

    心下却不以为然。

    这位薛神医,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软了些,烂好人一个。

    “小友。”

    薛神医沉吟片刻,看向顾寒。

    “那烈阳果虽然珍贵,可却以火力见长,药力霸道刚猛不说,对提升修为的作用也并无想象中的那么大,况且……以小友的修为来说,这东西对你而言,只是鸡肋罢了。”

    火力见长?

    顾寒恍然大悟。

    怪不得这果子对自己的提升远低于预期,原来竟是这个原因。

    “小友。”

    薛神医继续道:“这烈阳果对老夫有大用,不如你把他让与老夫如何,你放心,老夫必然不会让你吃亏,愿意拿出等价的修炼之物交换!”

    “……”

    顾寒其实已经有些后悔了。

    吃早了!

    若是把果子一直留到现在,换来的那些修炼资源,怕是能将他的修为推到开脉三重境,甚至四重境!

    “前辈。”

    薛神医态度和蔼,不以势压人,顾寒自然也不会冷语相向。

    “不是我不愿意,那颗果子……的确是被我吃了。”

    “小子!”

    李总管又尖叫了起来。

    “你……”

    “罢了!”

    薛神医不悦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既然小友不愿,老夫也就不强人所难了,李总管,咱们走吧。”

    “这……唉,好吧!”

    李总管有些不甘心,又狠狠瞪了顾寒一眼。

    “小子,别让咱家再遇见你!”

    顾寒面无表情。

    威胁?

    他自然不怕。

    虽然从语气和称呼中,他已是隐隐猜出了李总管的身份,可他对大齐王室根本没有多少感觉。

    自小。

    顾天便交给他一个道理。

    大丈夫立于天地间。

    只敬,不畏!

    “少爷……”

    正在此时。

    一道柔柔弱弱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却是阿傻踉踉跄跄走了出来,依旧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似乎休息了两天两夜,并不能补足她消耗的精力。

    “阿傻?”

    顾寒面色一喜,连忙将她扶住。

    “你醒了?别乱动,你脚上还有伤!”

    “少爷,我好饿……”

    她没有修为傍身,区区凡人之体,这么久水米未进,自然有些撑不住了。

    “饿了?好,我……”

    “小友。”

    正在此时。

    薛神医的声音再次传来,却是去而复返,走到顾了寒面前。

    “前辈。”

    顾寒心里一紧,连忙将阿傻护在身后。

    “那果子,真的被我吃了!”

    “不是这件事。”

    薛神医笑了笑,自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只玉瓶。

    “我看这小姑娘伤得不轻,此乃老夫闲暇之余调配的药散,便赠予小友吧。”

    “多谢前辈!”

    顾寒轻轻松了口气,也不矫情,接过了玉瓶。

    只看玉瓶的精致,便可知其中的药散之珍贵,远不是他从顾统领身上得来的那些普通丹药可比的。

    远处。

    李总管黑着一张脸,想发作却又不敢。

    呸!

    便宜这小子了!

    竟然遇上了薛神医这么个大齐朝有名的烂好人,算他运气好!

    “谢谢爷爷!”

    阿傻自顾寒背后探出脑袋,弱弱地道了声谢。

    “好好好!”

    听到这声爷爷,薛神医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恍惚了一瞬。

    “小丫头。”

    收回思绪,他眼中柔和之意更甚。

    “你倒是个懂礼数的,老夫这药散也不算白白……恩?”

    话说一半。

    他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不对!”

    “前辈,怎么了?”顾寒心里咯噔一声。

    “好像……”

    薛神医细细打量了阿傻一番,思忖了片刻。

    “丫头,过来,让老夫看看。”

    “啊?”

    阿傻怯怯地看向顾寒。

    “少爷……”

    “去吧。”

    顾寒笑了笑,“这位前辈没有恶意。”

    他自然清楚,不论眼前的薛神医,还是那位李总管,修为都深不可测,远胜于他,若是要对他不利,直接动手便是,根本没必要搞这些花样。

    薛神医大手缓缓覆盖在阿傻额头上。

    一道淡淡的乳白色光晕流转不停。

    半晌之后。

    “唉……”

    薛神医收回大手,看向阿傻的眼神中多了些心疼之色。

    “可怜的丫头。”

    “前辈。”

    顾寒心里一紧。

    “阿傻她怎么了?”

    “若是老夫没看走眼,这丫头应该是患上了传说中的魂缺之症!”

    “魂缺之症?那是什么?”

    “魂魄,乃是一个人的根本,不论是修者或是凡人,魂魄俱是紧锁灵台,没有丝毫外泄,而魂魄缺失之人,浑浑噩噩,迟钝木讷,严重者,更有痴傻之象……”

    顾寒越听心里越凉。

    对上了!

    全对上了!

    从十年前他捡到阿傻的时候,她就一直是这副脑袋不灵光的模样。

    “十年么?”

    听了顾寒的讲述。

    薛神医眉头皱得越发厉害。

    “按照典籍记载,患有魂缺之症之人,魂力一直处在流逝的状态,根本活不过三年,可这丫头……”

    一旁。

    阿傻柔柔弱弱地看着他,听得似懂非懂。

    “前辈!”

    顾寒听得焦急不已。

    “这魂缺之症……你能治吗?”

    “老夫学艺不精……”

    顾寒眼神一黯。

    一颗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不过……”

    薛神医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