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都市小说 > 黑心大小姐带着空间下乡啦 > 第303章 肚子有食儿了,就开始有力气作妖了?
    刘卫民这会儿算是想明白了,你不是就在乎工分吗?

    行,那我就拿工分跟你说话。

    就拿工分说话。

    “咋滴,我没说明白吗?

    别说这个,以后,村里的事,打仗的,听风就是雨胡说八道的,瞎传话的,上不孝下不贤,搅家的,搞封建迷信给儿媳妇立规矩,还想着当封建老封君的,拿女娃娃当下人使的,偏心的没边的,一心惦记着娘家的,还有,生了女娃娃不想要的,还有那更严重的丧良心的,不用我说,你们自己心里也有数。

    现在是新社会,咱们刘家屯可不能做那拖后腿的事。

    哼!

    以前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追究,从现在开始,谁要是觉得我就是说说不敢动,那你就试试,看看你全家一年的工分够不够扣的,到年底倒欠工分分,可别来找我。

    哦,对了,还有,我知道,有人还惦记着要娶个知青回去,双方你情我愿的,我不反对。

    现在上面可都讲究自由恋爱,要是有人使坏,想着占了便宜再去威逼利诱,那我也不会藏着掖着,到时候不管是谁,先去公安局走上一遭,正好出出名。”

    看着底下的人,开始还窃窃私语,后面都闭嘴不敢出声,刘卫民微微有种得意的感觉,看吧,都是欺软怕硬的。

    扫了一圈,

    “咱们刘家屯大部分都是一个祖宗,按理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们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就算是为了咱们刘家屯的集体荣誉,有些事,就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

    咱们刘家屯就像是一棵大树,本来是枝繁叶茂的,但是有人非得干些上不得台面的事,那些事就像是一个个蛀虫,专门啃那树根,你们说,这虫子该不该抓出来?httpδ:Ъiqikunēt

    不抓出来,是,从外面看,这树还是好的。

    但是,就这么啃,谁知道这树还能光鲜几年,没准儿那天就‘砰’的一声,连根就折了。

    要是发现第一个虫子的时候,就把它薅出来呢?

    那么一点小伤,一个虫窟窿对大树压根儿就没啥影响,可能过个一段时间,哎,就长好了。

    你们说,到底咋做是对的?”

    “那些蛀虫,你们愿意让他们这么嚯嚯咱们刘家屯吗?”

    “到时候,这孩子大了,要找对象了,找姑爷,说媳妇的,人家不得打听打听吗?一打听,哎?刘家屯咋啥人都有呢?

    你们自己说,谁家的孩子愿意往这地方找?

    你们自己的孩子,愿意吗?娶个这样的媳妇,你孙子的妈,天天看着,你膈应不?

    找个这样的姑爷子,让你闺女嫁到这样的地方,你放心吗?

    可别说啥,啊,咱们都不说不就完了吗?

    啧啧!

    你拍拍胸脯,这话,你自己信吗?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世上可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家家都有孩子,想让孩子过啥样的日子,都看你们自己,你们自己掂量。”

    别说简单她们知青,就是村里人,成天在一起的刘爱国他们,都震惊了。

    “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几个来镇场子的老人也惊讶了,不约而同的转向刘三爷,筆趣庫

    “这是你教的?”

    还真就不是。

    不过他也大概能明白是怎么回事,知道了简单的靠山是驻军的,还是个领导,估摸着也想暗戳戳的想刷一波好感,以后有机会借光谋个福利啥的,也有点底气。

    这村里人这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这两年得到的好处,乡亲们吃进肚子的东西,不是简单直接带来的,基本也跟简单有关系,刘卫民这是看明白了。

    加上那天说的给争取的新农具,这是放在心上啦。

    “还行,不算笨。”

    刘卫民在村里一直是温吞的形象,这冷不丁的硬气起来,一时半会的,还真就没有人敢反驳,就是平时那撒泼打滚的这会也都悄咪咪的,生怕这火就烧到了自己头上。

    几个老人板着脸不出声,算是给压阵。

    刘二爷,也轻哼一声,同时扫了一眼下面那些头发已经花白的小辈。

    底下不小心对视的心都颤了颤。

    “饿着肚子时候就知道干活,这肚子有食儿了,就开始有力气作妖了?

    真是,狗肚子装不了二两香油,还想过好日子?

    我就把话放这,消停过自个儿的日子,啥说头没有,这新社会了,日子指定是越来越好,村里有啥好事也落不下你。

    要是实在不想安分的,觉得刘家屯放不下你的,干脆,也别在这憋憋屈屈的忍着,想上哪儿发财的,现在就给你开介绍信!”

    底下人顿时都低着头不敢吭声,村民心里的想法都是,完了,连这话都说出来了,这事大发了。

    好些有心思的也立马就更加绷紧了,这时候还想啥?还敢干啥?要真的干了怕是真的要被赶出村了。

    知青们稀里糊涂的,不过看这阵仗也不敢说话。

    “想让孩子好的,就按村长说的把孩子送去,但是谁也不准去捣乱,不去的就老实的干活,再给我搞啥小动作,那就别怪刘家屯容不下你了。”

    说到这个,知青那儿自然有不乐意的,瞄着明珠的眼神也不友好。

    下地的活太累,看见这轻快的,谁心里都有心思,但是赶在这形势,这阵仗,谁也不敢出声。Ъiqikunět

    这临尾被这么重量级的一压阵,村民们顿时都成了鹌鹑,退场的时候都静悄悄的,连最嘴碎的最泼辣的,都紧紧的捂着嘴。

    刘卫民也狠狠的吐了口气,别说,这比平时说书是要爽快的多。

    “卫民啊,做得好,就得这样,平时鸡毛蒜皮的能一带而过,但是该强硬的时候,这种原则性的事,就绝对不能心软。”

    “对,去做吧,别担心,我们几个老家伙还在呢。”

    刘卫民是个一心为民的村长,就是有时候遇到事犹豫不决的立不起来,有时候还不如刘爱国这个会计来的爽快硬气,他自己还好,尤其是大家都在的时候,他更是没有主见,凡事都想问问意见。

    看他今天的样子,连着刘爱国都长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