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其他小说 > 挚天神剑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荣氏家族
    金一凡、周英子夫妇从小酒馆出来后,悠哉悠哉地转转了一个时辰,才来到荣氏家族门前。

    荣氏家族是南岳‘首富’,做事却很低调,荣氏家族的宅院并不像它名下的店铺、酒楼那般恢宏大气,门前的照壁上是一个童子仰望天空飞来的数只蝙蝠,朴素而寓意丰富。占地十余平方公里的偌大院落内,不见一座楼阁,分布各处的皆是清一色的平房,但却显然是经高人设计的,有着聚财的风水布局。

    照壁之后,院门二侧是二尊由价格低廉的普通青石雕刻而成的麒麟兽,门房内仅有一名老者当值,而且,老者的修为只有天神境,与南岳神州府门前一尊神君带着三名主神的状况,相去十万八千里。

    “老伯,晚辈是南燕派弟子,奉命求见荣梦琪大小姐。”

    门房老者颇为诧异地看着金一凡和周英子二人,天神境的南燕派外门弟子求见大小姐,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遭,心里想着南燕派哪一位强者这么不懂事,叫人带信给神王境的大小姐,也不该让二名外门弟子来吧。

    “年轻人,你们确定?”

    “老伯,晚辈岂敢有戏言。”

    金一凡与门房交涉的同时,周英子则传音给荣明华。

    “荣老,晚辈周英子,此刻在贵家族门外,欲与荣老一见。”

    “‘女剑神’周英子,你为何要见老夫?”

    “因为,荣老不同于李南方府主和燕士君掌门,您老除了是南岳的支柱之一,还是一位令晚辈尊敬的智者。”

    大门外金一凡和门房老者的对话,自然也瞒不了神识强大的神皇境强者。荣明华知道周英子明面上以南燕派外门弟子的身份进入荣氏家族,深知周英子大费周折的目的是不想让自己为难,暗暗轻叹一声。

    “剑神,请稍等,老夫这就命人来接二位。”

    “谢谢。”

    数十息之后,荣梦琪从内院走出,老者立刻迎了上去。

    “大小姐,这是要外出?”

    “是啊。福伯您有事?”

    荣梦果然如徐经纶介绍的那样,为人很是随和,即便对地位低下的门房老者,也是客客气气的。

    “大小姐,这二位南燕派弟子说有事要见您。”

    “见我,什么事?”

    荣梦琪以‘我’自称,周英子猜到荣梦琪一定是荣明华派来接他们的,因此,含笑问。

    “神王,可否进院说话?”

    “走吧。”

    荣梦琪惜字如金,说完后转身就走。周英子和金一凡静静跟随,路上没有说一句话,直到一座独立的小院前,荣梦琪才转过身来,一双眼眸紧紧盯着周英子。

    “阁下真是女剑神周英子?”

    周英子微微一笑。

    “如假包换。”

    “这位你?”

    “我夫君金一凡。”

    荣梦琪似乎还想问些什么,但最终忍住了。

    “老祖在里面等二位,请进吧。”

    “不一起进去?”

    荣梦琪摇摇头,在路边的一张石椅上坐下,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似乎在猜测周英子夫妇来荣氏家族的真正用意。

    荣明华居住的院落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小院,院中除了几十株名贵的花卉,一切都与荣氏家族的格局没有多大的区别。

    院子中央一张圆形的石桌,四张石凳中的一张上,端坐着一位老者,专心致志地往茶壶里灌水,茶香四溢,此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荣氏家族老者荣明华神皇本尊。

    “荣老好悠闲啊。”

    “一介老朽而已,不像你们年轻人有冲劲了。二位请坐。”

    “荣老,请恕晚辈不以真面目示人了。”

    “无妨。说吧,贤夫妇来荣氏家族不是单纯来看看老朽吧?”

    “晚辈说过,荣老是一位可敬的长者、智者,荣老心系天下苍生,不同于李南方府主的心胸狭窄,视天下苍生如草芥,这是晚辈特意前来一会的原因。”

    “剑神不要这么说,李南方府主也是有苦衷的。”

    “荣老无需为李南方开脱,执掌一方,需要的是仁政,为了维护神州府的权威,放任噬魂宗、邱易云杀戮无辜,这样的‘苦衷’,能得到天下人的认同?

    东部脱离神州府掌控,他作为府主首先应该反思自己的德行,而不是为了防范出现第二个‘日月阁’,无原则无底线的血腥镇压。”

    “话虽如此,但从生存法则这一角度来说,李南方府主的做法也可以理解。”

    “荣老能理解,但不苟同,是吗?”

    荣明华苦笑。

    “是。但是,神州府的实力再被削弱的话,可能引起地方势力割据,南岳将烽烟四起,受害的最终还是普通民众啊。”

    “荣老听说过‘神凤秘境’吗?”

    “早年听说过。”

    “数万年前,步震岳发现了‘神凤秘境’的封禁之地,曾与李南方一起破解,最终是铩羽而归,步震岳更是神魂受到重创,修复神魂,效果欠欠,才有了以杀戮吞噬修神者神魂一事。而这件事,不要说您老,就算是赵无缺神皇也未必知道。”

    “你是说,噬魂宗之祸,是府主大人默许的?”

    “千真万确,此时此刻,李南方恐怕正在想尽一切办法破解‘神凤秘境’入口封禁。”

    “剑神怎么知道?”

    “因为当今的秘境之主,正是晚辈。”

    “什么?”

    荣明华惊讶得目瞪口呆,周英子则是淡淡一笑。

    “荣老,事实上李南方欲借助秘境之力助他修为大涨的愿望终究是‘奢望’。南凤前辈留下的秘境只是一个小世界,没有太多的资源,小世界中修神者的最高修为是神王后期,一界的综合实力远不如南岳任何一个一流势力,晚辈在得知秘境信息后,用了短短几年就完全掌控了神凤秘境。”

    “周英子阁下,你不怕老朽透露出去?”

    “不怕。晚辈相信荣老也不是那种小人。当然了,即使李南方知道又如何?南岳若没有超越神皇中期的绝世强者,何惧之有。”

    周英子尽管没有放开修为禁制,但那种强大自信和气吞山河的豪迈气概依然令荣明华震惊莫名。

    “真是妖孽啊,阁下成长的速度竟然恐怖如斯。周英子阁下,以你的实力要兑现当初的誓言,分分钟就能搞定,为何要弄出一出又一出啊。”

    “给某些人一点时间,希望有些人尽早醒悟而已。”

    “周英子阁下,白璐、康必达是不是还没有陨落?”

    “百分百的陨落了,尸骨无存的那种,晚辈不想给凤仰城民众造成恐慌,在他们身死道消之前,将他们送进了结界,才没有在凤仰城降下血雨。”

    “老夫懂了。阁下接下来有何打算?”

    “神州府若坚持意见,晚辈将逐步完成承诺。接下来,邱易云和李南方的铁杆将被清理。为了不误伤,请荣老以恰当的理由召回荣志毅长老。”

    “好吧。周英子阁下,老夫还有一个请求。”

    “请说。”

    “神皇境在南岳乃至整个挚天界都是稀缺‘物’,蒋天行和慕容清二人,一个为人忠厚,一个醉心丹道,请务必不要伤及他们的性命。”

    “荣老放心,晚辈是有所准备的,误伤或许会有,但决不会滥杀无辜。”

    说来也巧,这个时候,荣明华隐约感觉到了有人突破的能量波动,他神识延伸出去,却发现凤仰城内似乎没有这一回事。

    “荣老,这是栎阳宗大长老尚定文要成就神王了。”

    “在你的结界内?”

    “是的,晚辈担心李南方丧心病狂地报复,不放心将他们留在栎阳城,为此,栎阳宗上下皆收进了周界。

    荣老,晚辈需出城一趟,就此别过。”

    荣明华知道,成就王者之境是一道坎,必须经天地灵气洗礼。绝大多数结界也能够接受天地灵气,然而,周英子最了解周界,周界并非完整的一界,若没有庞大、充足的资源供给而在其中突破神王境,效果必将大打折扣,严重者甚至有可能终身停留在半步王者这一层次。为此,周英子、金一凡走得很急,甚至来不及与守在院外的荣家大小姐荣梦琪打招呼。

    正当荣梦琪欲追踪二道‘疾驰而过’的人影时,荣明华叫住了她。

    “梦琪别追,祖父有话要说。”

    荣梦琪很不甘地走进老祖的小院,口中还在嘀咕。

    “这二个人怎么这样,好没礼貌。”

    “梦琪,不是的,周英子阁下有急事待处理。”

    “急事,什么急事?”

    “你应该知道原本属于噬魂宗的那个浮动结界成了周英子的战利品,而她从栎阳宗上下的安危考虑,把整个栎阳宗都搬进了她的周界,是栎阳宗大长老要突破,她才急于出城。”

    “栎阳宗大长老尚定文晋升神王?这怎么可能?”

    “你这丫头,老夫还会骗你不成。”

    “老祖,梦琪不是这个意思,这些天,梦琪找了大量栎阳宗的信息资料,知道栗门毁灭之时尚定文的修为境界,绝无可能,这么快晋升神王境。”

    “由周英子阁下罩着,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老祖,您称周英子为‘阁下’?”

    “是啊,所谓‘达者为师’,与周英子阁下同辈论处,你家老祖并不亏。”

    紧接着,荣明华神皇将他和周英子的交流内容大致说了一遍,荣梦琪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梦琪,你去一趟神州府,告诉你二叔,老祖这几天有所感悟,准备传授给家族高层。”

    “是,梦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