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科幻小说 > 宦海浮沉 > 第1328章 出不去了
    ();

    第1328章 出不去了

    第1328章

    何永淼一开始还不想说,而之前强调了一大堆关于祁康顺病情的问题。

    可是陈勃越听越觉得这里面的猫腻很大,远远不像是何永淼说的那么简单。

    而当陈勃听到祁康顺和齐文进不对付,甚至有分崩离析的迹象时,陈勃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或者是何永淼没说实话。

    “这次祁书记做完了手术,本想着借这个机会出去治病,也好体验一下国外的先进医疗,但是他的申请被拒了。”

    “被拒了?被谁拒了?”陈勃一脸的疑惑问道。

    何永淼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继续说道:“一开始祁书记以为是自己刚刚退下来,还没有过脱敏期,所以也就没有在意,可是在他做完了手术后,有个京城的老朋友来看他,告诉他,如果国外有好的医术,或者是什么好药的话,可以想办法引进来,至于要出去治疗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以后也不要申请了,免得让大家都不好看。”

    陈勃这才明白了,人家说是来看祁康顺的,其实是在委婉的告诉他,想要出去,这辈子都别想了,至于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齐文进先跑了,在刁成双和罗星河的问题上,齐文进有很多的问题牵涉其中,跑了也就跑了,再回来就没可能出去了,至于祁康顺,想要出去,门都没有了,上面不会犯第二次错误。

    陈勃依稀明白了何永淼的意思了。

    祁康顺是没有可能跑出去了,所以回过头来又开始收拾自己那点破事,可就是这点破事,命根子却被齐文进攥住了。

    齐文进管理着爵门的绝大部分财富,这些年祁康顺就剩下听报告了,这也符合他的身份,领导嘛,要学会听报告,至于是真是假,你管他呢,戳穿了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可是当祁康顺收拾爵门的材料时才发现,他是真的有些大意了,齐文进卷走了大部分的财富,还有名单,这些都是致命的东西,就算是有名单,没有了钱财的滋养,谁愿意听谁的呢?

    在和齐文进经过了几次交谈后,他们都很难说服对方。

    而且是在祁康顺明确地告诉齐文进,自己没办法出去的时候,齐文进居然说自己可以让他偷渡出来,反正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活几年,有没有身份都无所谓,只要是自由自在地活着就好。

    可是祁康顺害怕自己会死在偷渡的途中,那样齐文进就应该很开心了。

    对于何永淼给自己带来的这个消息,陈勃说自己要先考虑一下。

    这么大的事,如果齐文进在的时候,自己可以应付自如,再加上他们配合,那自己还是愿意接下来的,但是现在,要想顺利获得这个外挂,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对很多人来说,机会只有一次,一次没抓住,这辈子都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上一次陈勃动心的时候,不管是祁康顺还是齐文进,他们都是不同意的,也是嗤之以鼻的,所以,这个时候再来找陈勃,那他说啥也要拿拿架子才行。

    毕文山没有挺过二十四小时,很快就把自己这个县长是如何来的交代的清清楚楚。

    于是,这个问题又上升到了省里,季嘉祥知道这个消息后,本来是想去省城当面向芮博源汇报的,但是和钱晓波秘书联系后才知道,芮书记感冒了,很严重,在住院,这个问题往后压一下吧。

    钱晓波虽然没有给季嘉祥来觐见的机会,但是却答应把他说的事情向芮书记做汇报。

    芮博源听了钱晓波的汇报后,虽然没有立刻病情好转,但是被气的倒是精神了不少,说话的声音也洪亮了很多。

    “八百万,他可真有钱啊。”芮博源苦笑着说道。

    钱晓波陪着笑脸,说道:“估计也就是个别情况,琼县这个地方确实偏远了点,这段时间的新闻点也多了点,我和他们说说,让宣传部门减少一些关于琼县的报道。”

    芮博源看了一眼钱晓波,问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了,出了问题,不是想着办法解决问题,而是要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么干的话,大家就都不说话了,这就像是身体哪里痒了,那就得挠一挠,任何不挠的话,迟早这一块是要烂透的。”

    钱晓波点点头,做出一副谦虚倾听的架势。

    省里还没有回复信息的时候,党心远又被带走协助调查了。

    这一次是因为八百万买县长的事情,他是牵线的人,而且毕文山说的很清楚,他送给雷阳秋的那八百万,是党心远从中牵线搭桥的,所以从这一点来说,再次把党心远控制起来没毛病。

    “不说是吧?”

    “不是,我真的不知道钱的事,我是介绍他们认识了,可是钱的事我是一点都不知道,他们这是个人的私下交易,和我有啥关系?”党心远有些叫屈的喊道。

    秦信鸥站在玻璃前,看了一会,走进了隔壁的讯问室。

    “党心远,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我们也知道,这笔钱,没有进你的口袋,你何必遮遮掩掩呢,毕文山交代的很清楚了,你们是在什么地方见面的,他的钱是怎么给的,都是有据可查的,我们找你只是核实一下这些证据的真伪,你这么激动干嘛?”

    当所有的证据都摆在党心远的面前时,他无话可说了。

    自己也不好埋怨毕文山是个怂包,自己不也是交代的清清楚楚嘛,这也没啥,都到了这里了,谁还能嫌弃谁不成?

    “给他打个电话,把钱退回来,他再去走他的关系,我们也是会给面子的,至于你,你先不要回去了,毕文山还交代了有些人向你行贿换取职务调整和升迁,以及编制批发的问题,你再好好想想,自己这些问题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到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交代清楚再说吧。”

    党心远如坠冰窟,他怎么也没想到,真正对自己造成致命伤害的是那些借给自己钱,而自己对他们按币提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