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 怎么会有那么强的超能力 > 第156章 镜花水月(6700)
    陈鹿思刚赶回老城区,就看到一堆人挤在一起。

    他其实远远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但他现在对这些人的争论,到底是来干嘛的没兴趣。

    目前救人才是最重要的事,他现在就想验证自己的猜想。

    所以他刚听了一会,就失去了耐心,让他们让开。

    “……”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骚乱暂时被压下,不少人似乎认出了他来,脸色各异。

    “让开。”

    陈鹿思重复了一句,发现这些人还是没反应,皱了皱眉,直接伸手推开面前的人,往前走去。

    一人,两人,三人……

    陈鹿思一个个推开挡在面前的人,直接走到了最前面。

    最后。

    他看了眼一脸横肉的虎盛平和儒雅的严堪,直接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终于来到了‘人墙’的另一头。

    唐语看着陈鹿思,正要说些什么。

    但陈鹿思同样没搭理她,直接前往了昨晚夏盼秋等人消失的位置。

    李征看了眼严堪等人,犹豫片刻,跟了过去。

    “谁啊……搞得自己有多牛逼一样。”

    终于。

    有人说话了,不满地抱怨了一句。

    因为陈鹿思的一句让开,本来就要成势的‘多数人意志’崩溃了。

    现在要再想让所有人像刚刚一样上下一条心,几乎不可能了。

    唐语也注意到了这状况,深吸口气,从陈鹿思身上收回了目光。

    不管他是来干嘛的,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确实帮了自己一把,让自己缓了口气。

    刚刚自己要是动手,虽然是迫不得已,但有些事真就说不清了。

    当然。

    目前问题还是很严重就是了。

    “我已经说了,这边的事我会解决,给我回去。”

    唐语重新看向虎盛平等人,缓缓吐出口浊气:“另外,你们刚刚起哄,不断给我戴帽子,是真当我不会生气是吗?”

    她一边说,一边环视一圈。

    迎着她的目光。

    不少成员都扭过头去。

    虽然唐语在天策府里名声不算好。

    但能成为天策,肯定不是那么好惹的。

    “……那至少给我们个时间吧。”

    终于,最前头的严堪开口了。

    他主动迎上唐语的目光,轻声道:“你也别怪罪其他成员,他们也是心系失踪的成员,别说是两个成员失踪了,哪怕是一个成员失踪了,我们也要尽全力不是吗?”

    这次。

    反倒是一开始咋咋呼呼的虎盛平陷入了沉默。

    他看了眼严堪,又看了眼身后的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

    唐语听到这话,沉默片刻,回道:“两天。”

    “……太久了!”

    她话语刚落,那个穿着短裤,留着寸头的男人立刻出声道:“正常情况下,两天人都凉透了,更别说那些成员都快失踪一周了!

    而且你们根本就不够人!除了伱,就一队根本帮不上的警备军,还有一个渗血阶段,不知道在干嘛的小角色!

    我们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为什么就是不让我们帮忙!?”

    “对啊。”

    “唐语天策,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搞不懂!”

    “……”

    节奏又起来了。

    唐语看了一眼最开始说话的人,直接往前一步。

    但严堪横移一步,挡住了唐语的视线:“别生气,人家也只是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了而已。”

    “……”

    唐语咬着银牙,看了眼严堪,又看了眼被牵着鼻子走的众人,脸色阴沉了起来。

    现在的问题是不让你们帮忙吗!?

    什么笨蛋!

    她现在都已经分不清这帮人到底谁是故意的,谁是真傻了。

    另外……这些人一定要帮忙,到底想要做什么!?

    “让我们帮忙。”

    那位穿着短裤,留着寸头的男人看气氛虽然比不上刚刚,但烘托得也差不多了,继续道:“除非唐语天策现在就找到失踪的人!不然我们来了就不可能这么回去!靠你们几个人要找到什么时候去!我们走!证明给唐语天策看!”

    说罢。

    他就带人往前走去。

    不少人还真跟着去了。

    唐语怒色骤起,但严堪一直站在他面前。

    眼看这些人就要一窝蜂离开。

    “陈鹿思……?”

    李征的声音忽然传来,虽然不大,但再次让所有人动作一顿,将目光投了过去。

    因为这个名字最近这段时间……出现的次数太多了。

    猿猴异境的余波直到此刻都还没消散。

    所以一些不认识陈鹿思的人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忍不住回头。

    至于刚刚已经认出陈鹿思来的成员,听到李征惊讶的声音,也忍不住回头了。

    而此刻,陈鹿思正站在两座高楼中间,低头盯着自己的脚下。

    不知道在干什么。

    而看着看着,他突然就轻轻挥了挥右手。

    血肉扭曲,薄刃骤现。

    这才有了李征惊讶的呼喊。

    但陈鹿思没搭理他,也没搭理其他人的目光,他低头看着脚下的阴影,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现在站在阴影中,光线方向不改变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投下暗影。

    这是常识。

    但事实上。

    他哪怕站在阴影中……也拥有自己的影子。

    但很不明显。

    因为他投下的影子,被高楼投下的阴影恰到好处地包围了,两者互相交融,宛如一整片阴影。

    随着他走动。

    那些阴影还会微不可查地调整,做到既不触碰他的影子,还让他认为自己正处于阴影之中。

    如果不是被林婉提醒,他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

    而这便是昨晚‘奇怪感’的来源。

    他站在阴影中,却还能投射下来影子。

    所以至少有一道影子,是假的。

    陈鹿思不觉得自己的影子是假的。

    “陈鹿思?”

    唐语看到陈鹿思发动权柄能力,迟疑问道:“是发现什么了吗?”

    陈鹿思闻言,直接往唐语那边走去。

    唐语看着手臂变刀的陈鹿思往自己这边走来,微微皱眉,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而当她看到陈鹿思刚踏出一步,便猛地转头,将刀刃砍向地面。

    更加疑惑了。

    但有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变了变。

    而下一秒。

    “咿————————”

    一声尖啸!

    忽然响起!

    紧接着,高楼因为遮挡光线投射下来的阴影,犹如活物一般,直接往后一缩,然后就像拥有实体一样,直接人立而起。

    ……高楼投射下来的影子,是活的。

    唐语瞳孔一缩,瞬间来到陈鹿思身前,举起了手。

    但人立而起的影子吃痛尖啸一声后,猛地往前一扑,直接穿过了唐语。

    等陈鹿思拔出刀,抬起头来,那人立而起的影子已经来到了眼前。

    “……”

    陈鹿思看了眼前方,没看到舒离等人,想到夏盼秋他们可能在阴影中,没有挥刀,而是任由其扑过来。

    陈鹿思瞬间被影子包围,消失不见。

    而本来人立而起的影子,随着陈鹿思消失,也犹如液体一般,坠入地面,消融归位,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唐语缓缓扭头,看着空无一人的身后,瞪大了双眸。

    ……

    ……

    华灯初上。

    巷道里。

    一行人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夏盼秋,吴优……以及陈鹿思吊在队伍的最后面。

    “你想吃什么?”

    舒离来到繁华的街道,慢慢放缓脚步,来到了队伍最后头,问起了陈鹿思。

    “……”

    陈鹿思看了眼她,沉默片刻后,没有回答,而是转头观察了一圈周围。

    这无疑是刚刚自己呆的地方。

    只是时间不太对。

    “吃湘菜吧。”

    舒离看陈鹿思不说话,看向最近的湘菜馆,直接带人走了进去。

    点菜。

    上菜。

    盛饭。

    众人开始狼吞虎咽,跟之前一模一样。

    只是这一次……多了个人。

    陈鹿思坐在夏盼秋和吴优的中间,并没有动筷子,虽然饭菜热气腾腾,看起来很诱人。

    但没有一点香味,确实让人提不起食欲。

    “你怎么不吃?”

    这时,坐在陈鹿思身边的吴优注意到了他的异常,好奇问了一句。

    陈鹿思转过头去,看着吴优的脸,轻轻嗅了嗅,接着微微蹙眉反问道:“我们是来干嘛的?”

    “来干嘛?”

    吴优愣了愣:“吃饭啊,能干什么?”

    陈鹿思沉默片刻:“明白了。”

    吴优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低头狼吞虎咽起来。

    但陈鹿思依旧没动筷子,他想了想,看向一旁拿着筷子的夏盼秋。

    夏盼秋注意到目光,慢慢转过头去,娇俏小脸带着些许疑惑:“怎么了?”

    陈鹿思往前倾,同样轻轻嗅了嗅,然后询问道:“好吃吗?”

    夏盼秋轻轻摇头,看了眼桌上的菜:“不怎么好吃。”

    陈鹿思看着她的脸,回道:“当然不好吃,你没注意到吗?这些菜没有香味?”

    “香味?”

    夏盼秋脸上的挣扎之色一闪而逝,接着道:“菜怎么会有香味?”

    陈鹿思反问道:“那湘菜的特点是什么?”

    夏盼秋愣了愣,接着瞪大美眸,看着陈鹿思,刚想说话。

    但不能她开口。

    影子再次翻转。

    湘菜馆直接消失。

    繁华的街道。

    一行人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陈鹿思出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同一个位置。

    “你想吃什么?”

    舒离放缓脚步,来到队伍最后头,再次问起了陈鹿思。

    而不等陈鹿思说话。

    夏盼秋便将到嘴边的话语慢慢吐了出来:“你决定吧。”

    “那吃湘菜吧。”

    舒离闻言,看向最近的湘菜馆,直接带人走了进去。

    刚开始的一幕幕重新上演,舒离等人犹如机器人执行程序一样,机械地往前。

    陈鹿思看着前往湘菜馆的舒离等人,沉默片刻,伸手轻轻捋了捋自己脑后的马尾,然后将手放到了脸前。

    然后,他稍微沉思了一会,这才跟过去。

    ……虽然找到人了。

    但要怎么脱离出去,依旧是个问题。

    众人再次来到湘菜馆。

    流程重现。

    而接下来,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每一次都开始于前往餐厅的途中,每一次都结束于最后一人吃完晚饭放下碗筷。

    时间仿佛被截断了一般。

    在场的人停留在吃饭的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循环。

    陈鹿思跟着循环了几次,但一直都没有动筷子,而是关注着其他人。

    第五次循环。

    同一个湘菜馆。

    陈鹿思这次依旧没有动筷子。

    “你怎么不吃?”

    而这次,询问的人换成了舒离。

    陈鹿思看着舒离,平静道:“我在想,你们女孩子洗头发的时候,用的洗发水应该不少,而洗发水都有气味……为什么饭菜会没香味?”

    “……”

    舒离闻言愣了愣,接着脸色猛地一变,刚想说话。

    一个男人看到这一幕,微不可查地扯了扯嘴角,轻轻一握拳。

    这位陈鹿思的影子确实有些古怪,一开始他们给的东西竟然无法生效,反倒莫名其妙看到了一双金色眸子,吓了一大跳。

    这次倒是莫名其妙将他拉进来了,但也没办法让他互换,只能让他保持清醒。

    但显然……他人不够聪明,竟然异想天开以为唤醒其他人就能脱困。bigétν

    哈。

    感觉有乐子看了。

    念头一闪而逝。

    而他握拳的最后一瞬,陈鹿思看了眼他。

    他愣了愣,表情一变。

    但不等他反应过来。

    循环重启。

    众人再次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

    “你想吃什么?”

    舒离又来了陈鹿思身边,询问了起来。

    但陈鹿思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越过她,走向了不远处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模样清秀的年轻人。

    权柄发动。

    寒芒乍现。

    那个年轻人看着右臂变成薄刃的陈鹿思走来,愣了愣,立刻想要握拳。

    一线。

    陈鹿思发动术式,瞬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年轻人的手臂飞了出去。

    那个年轻人抬起血流如注的手臂,往后退了一步,接着一屁股坐在地上,惨嚎了起来:“啊啊啊啊……你怎么知道!!!!!”

    陈鹿思没有说话,抬起右手,往前一挥。

    年轻人惨嚎瞬停。

    紧接着。

    砰——

    犹如镜子破碎的声音响起。

    陈鹿思一个恍惚,紧接着,刺眼的光线映入眼帘。

    他伸手挡了挡,双目适应后,环视一圈周围。

    ……已经出来了。

    但他没看到唐语,虎盛平,李征等人。

    而周围一片狼藉,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已经离开了。

    至于舒离,夏盼秋,吴优等人,则跪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卧槽!!!”

    舒离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色,又惊又怒道:“到底什么鬼东西啊!!!”

    吴优则长舒了口气,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我们到底吃了多少顿饭!”

    夏盼秋倒是没说话,只是看向陈鹿思。

    而其他人则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陈鹿思看着他们,安静站在,没说话。

    大概几分钟后。

    大部分人终于缓过来了。

    舒离带人走了过来,看着陈鹿思,郑重道:“你救了我一命,谢谢!”

    陈鹿思看着近在眼前的舒离,轻轻嗅了嗅,依旧没开口。

    舒离并没有发现陈鹿思的小动作,环视一圈后,道:“晚点我会好好道谢,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消失多久了?为什么周围跟发生了大战一样?唐语呢?”

    “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不等陈鹿思说话。

    吴优皱眉回道:“我们必须要先找到唐语!”

    “对!”

    舒离认同地点了点头,接着看向陈鹿思:“陈鹿思,你有什么线索吗?进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

    陈鹿思缓缓舒了口气,环视一圈,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绕开舒离,朝前走去。

    其他人有些疑惑,让开了道路。

    陈鹿思看着视线尽头的康白,那个当初突然倒地的年轻人,终于开口了:“好玩吗?”

    “……”

    其他人愣了愣。

    康白也愣了愣。“无限循环的晚宴玩腻了,就来一出找到幕后黑手脱困的戏码,这样好玩吗?”

    “你在说什么?”

    随着陈鹿思越来越近。

    那位康白似乎有些紧张,但并没有退后。

    “别拿别人当傻子。”

    陈鹿思来到他面前,轻声说道。

    康白还想说些什么。

    陈鹿思忽然伸手,一拳砸在旁边的墙上。

    混凝土碎屑在他眼前掠过。

    一个小小的凹坑出现在墙面上……连带着康白投射在上面的影子也凹了进去。

    而站在陈鹿思面前的康白,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情况下,怒目圆睁,弯下腰,猛地干呕了一声。

    “呕——”

    陈鹿思转过身去,直接伸出手,掐住了墙壁上影子的脖颈。

    而观感上虚无缥缈的影子,却传来清晰的触感。

    陈鹿思手掌用力,死死掐住。

    而随着他的动作,他身前的康白‘本体’,立刻痛苦地抓起了自己的脖子。

    “刚刚我一直在想。”

    陈鹿思手臂纹丝不动,慢慢将影子往墙外拉,同时轻声道:“为什么饭菜会没香味,如果是幻觉或者异境,那根本没必要留下如此严重的漏洞。

    毕竟这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我确认了一遍,发现不是饭菜没有气味,而是几乎所有东西……都没气味。

    不是饭菜有问题,而是几乎所有东西都有问题,包括舒离这些人。

    这就是一个无法模拟气味的镜花水月。”

    陈鹿思看着康白,而他身后,舒离等人已经消失了:“但就是这么个无法模拟气味的镜花水月,我却三次闻到了香味。”

    “第一次,是我自己头发上残留的气味。”

    “那是洗发水的气味。”

    “第二,三次,分别是从你头上以及那个惨死的年轻人头上嗅到的,同样是洗发水的气味。”

    “这里女性不少,夏盼秋和舒离的头发都不算短,但那么多次循环,我都没从他们头上以及身上嗅到一丝气味,反倒你们两个男性,脑袋上却充斥着浓厚的洗发水香精味。

    而且气味一会从你头上传来,一会从他头上传来。”

    “刚开始对此我并不理解,但杀了那个年轻人后,我大概理解了……他死的时候,血喷溅得那么远,我都没有闻到一丝血腥味,而这会我也没从你脑袋上闻到洗发水的气味。

    这再结合前段时间你瞒过了吴优的心声印照……是影子和实体互换,对吗?”

    陈鹿思继续将影子往墙外拉,影子拥有实体一般,上半身已经被拉出了墙外:“一个由影子构成的世界,将舒离等人的影子和实体互换,让他们的意识倒映在这个无法模拟气味的镜花水月中,保持半梦半醒,像个傻子一样不断吃饭。

    而你则藏在影子中,偶尔互换出来,看他们笑话,同时避免他们被刺激到,彻底清醒过来,对吗?”

    “……这样好玩吗?”

    “……”

    康白‘本体’说不出话来,痉挛地坐到地上,瞪大眼睛,死死捂着脖子,脸色涨得通红。

    剩下的唯一个念头是——草特么的洗发水!

    陈鹿思问完后,没有得到答案,也不再多问,手臂血管暴起,直接用力,彻底将墙上康白的影子给拉了出来。

    而随着康白影子离开墙面,被强行拉出来。

    整个世界,忽然荡漾了起来,犹如一枚石子落在湖面上。

    阵阵涟漪开始向外扩散。

    ……

    时间稍稍往前推。

    唐语亲眼目睹陈鹿思消失在眼前,猛地瞪大双眸。

    她反应极快,影子犹如液体一般,刚坠入地面,消融归位。

    唐语立刻冲上去,学着陈鹿思给了影子一拳。

    但她的攻击没有对影子造成任何伤害,只是在地面留下了一个凹坑。

    唐语:“……”

    “唐语?”

    李征和警备军的人反应慢半拍,这会才反应过来,有些着急地询问了一句。

    陈鹿思忽然攻击了一下影子,然后就被影子吞了。

    他们完全没反应过来。

    唐语沉默不语。

    而另一边。

    虎盛平以及严堪表情也变了变,但看不出来他们两人此刻的想法。

    至于其他人,部分人看到这一幕,扯了扯嘴角。

    刚刚陈鹿思攻击到影子,他们着实是惊了一下。

    但随着陈鹿思被影子吞没,他们也平复下来了。

    其中就包括那位穿着短裤,留着寸头的男人——陈鹿思刚回江长市时,曾经在商场见过的贾岗。

    ……磈氏之魄。

    如果被其吞下,基本就相当于一辈子被困于镜花水月中!

    “唐语天策。”

    贾岗看了眼周围,忽然出声道:“你现在还要我们回去吗?现在就在眼前,又一个成员消失了!我就说除了你,一队根本帮不上忙的警备军,还有一个渗血阶段,不知道在干嘛的小角色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让我们来……”

    他话刚说到一半,忽然卡住了,猛地瞪大了眼睛。

    远处。

    异变再生。

    唐语猛地转过头去。

    那些消融归位的影子,忽然荡漾了一下,接着慢慢拱了起来……

    就像是什么东西正在下面顶起了这张影子‘地毯’,拱起的高度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最后,一个仿佛由影子构成的人,站在了唐语面前。

    接着。

    啪——

    一声气泡破碎的声响。

    那拱起的影子猛地破碎,化作丝丝缕缕的雾气。

    舒离,吴优,夏盼秋……二十几人凭空出现,摔倒在地,全都闷哼一声。

    从始至终。

    他们其实都在原地。

    而陈鹿思,正站在正中间,掐着一个人。

    此时,人已经死了。

    但那人手中握着的那块长条形,形状奇特的怪石,依旧在吸收着周围影子破碎形成的雾气。

    唐语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去,全都瞪大眼睛,瞠目结舌。

    ……什么情况?

    陈鹿思没有在意其他人的视线,确认康白死透后,拿过他手中那块长条形,形状奇特的怪石,然后将其扔到了一边。

    接着。

    他看向李征,道:“麻烦确认一下另外两批人在哪,有没有出来。”ъitv

    李征一个激灵,猛地反应过来,立刻让人去确认另外两批人的情况。

    陈鹿思则望向夏盼秋。

    夏盼秋跪坐在地,虽然背对着他,看不到脸色,但似乎并没有大碍。

    “……”

    陈鹿思确认她没事,缓缓舒了口气,然后看了眼时间,直接转身离开。

    林婉马上就要考完了。

    陈鹿思出现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

    都懵了。

    直到。

    “你们可以回去了。”

    “还有,让开。”

    陈鹿思的声音再次响起。

    贾岗回过神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陈鹿思,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拖太久了,真的抱歉,因为几乎写了三章的量,都不是很满意,全都删了……其实这章也不是很满意,但已经没办法了……真羡慕那么有天赋的人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