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 怎么会有那么强的超能力 > 第51章 说,你会读心
    “哈哈哈哈。”

    孙仁胜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看着'再次抚摸单肩包的陈鹿思,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有趣,真的太有趣了,活人就这点比死人有趣。

    一个新人,面对信任的前辈,天然正义的治安署警察,刚见面同僚们的互相指责。

    彷徨,犹豫,纠结,猜忌……不知道如何是好,哈哈哈哈。”

    “别玩过头了。”

    他话音刚落,客厅另一道声音便响了起来:“我需要知道他的变刃是什么,跟卢昊的控刃有什么区别。”

    “耐心点。”

    孙仁胜收敛笑容,愉快地吹了声口哨,接着道:“马上你就会知道了,我会创造出让他使用权柄的环境,但在这之前,你难道不好奇一个新人在高压之下会做些什么?比如猜忌公开化后,他的反应和抉择会是什么,你难道不想看看吗?”

    “……”

    那道声音没有再响起。

    不置可否。

    但孙仁胜知道对方的想法。

    他想看。

    毕竟,谁会不想看一个新人的崩溃过程呢。

    更别说,天策府的骄子们崩溃,有时候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卢昊不就是崩溃之下选择加入‘本我’的吗?

    ……

    商超地下。

    紧张气氛仍在蔓延。

    这种紧张不仅来源于所处环境,还跟互相提防有关。

    六人之间的信任不知何时,突然就消失了。

    哪怕是最淡定的金轶。

    那位一直走在最前面,看起来最冷静的金轶,都开始频频伸手推眼镜,看起来越发焦躁了。

    众人又来到了一个房间前。

    这次依旧是个小型仓库。

    而这次小队进去后,依旧是分组搜寻。

    一共六个人。

    分成两组。

    而当陈鹿思走向夏盼秋和吴优的时候。

    两人都跟他打起个眼色。

    陈鹿思躲开他们的视线,没有回应。

    很快,整个仓库就搜寻完毕了。

    陈鹿思率先走出走廊,然后回头看了眼那五具吊在半空中,不断晃动的尸体。

    “有什么发现。”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金轶来到他身旁,回头看了眼,接着询问道。

    “没有,你有什么发现吗?”陈鹿思看向他,反问道。

    “感觉不太对劲。”

    金轶压低声音,看着前方:“不是这个地方,而是他们……感觉他们都不太对劲。”

    陈鹿思想了想,问道:“你具体指的是?”

    “所有人!都不对劲!包括田文城!”

    金轶推了推鼻梁上玳瑁色的眼镜,然后提议道:“你等会试试他们。”

    陈鹿思闻言,犹豫片刻,问道:“你想怎么试?”

    “等会你去问吴优或者夏盼秋,问一些你们才知道的事,看看他们答不答得出来。”

    金轶有些犹豫,但很快就坚定道:“答不出来就有问题,我这边也会试试田文城,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不然内部大打出手都有可能,我们必须要先找出不对劲的源头。”

    “……行。”

    陈鹿思仔细打量了他一番,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记住。”

    金轶叮嘱了一句,接着往前一步,离开了陈鹿思身边。

    陈鹿思目送他。

    然后眨眼的功夫。

    他就发现,金轶身后多了个人。

    正是走廊上吊着的其中一位。

    他和金轶背靠背,两人脖子正用白粗麻绳绑在一起。

    随着金轶走动。

    两人脖子上的白粗麻绳互相摩擦,在各自脖子上留下了红印。

    但眨眼的功夫。

    人影又再次消失。

    就跟之前的幻象一样。

    陈鹿思:“……”

    金轶刚离开不久。

    其他人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金轶环视一圈互相戒备的众人,接着将目光投向了陈鹿思。

    陈鹿思点了点头,接着拉开了胸前单肩包的拉链。

    咔哒。

    陈鹿思缓缓将背包里的193取了出来,装上了弹匣,出声喊道:

    “吴优哥,等一下。”

    吴优闻言,转过头来。

    其他人也跟着转过头来,将目光投向陈鹿思手中的枪,面露疑惑之色。

    金轶深吸口气,隐隐摆出战斗架势。

    同一时间。

    几公里外。

    “来了。”孙仁胜脸上的笑容完全止不住,特别是在看到陈鹿思将武器掏了出来后,“大戏开场了。”

    “怎么了?”

    商场地下。

    吴优看着慢慢朝自己走来的陈鹿思,有些疑惑:“你拿出武器来干什么?”

    “没什么。”

    陈鹿思抬起手,将枪口直接抵着他的额头,然后轻声道:“只是想问你个问题。”

    “……”

    吴优感受到额头上传来的冰凉触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陈鹿思,你是不是怀疑我?不正常的不是我,别被误导了。”x33

    说罢。

    他猛地扭过头去,看向夏盼秋,微微提高声音:“你别相信她,这不是夏盼秋!”

    “……哦。”

    陈鹿思点了点头,接着忽然将枪口调转,抵着夏盼秋的额头。

    夏盼秋听到吴优的话,脸色也变了,看着陈鹿思,正想反驳。

    但陈鹿思不等她说话,直接抢先一步,忽然说道:“说,你想穿白丝。”

    “……?”

    夏盼秋组织已久的话语,直接说不出口。

    她缓缓打了个问号,短暂的卡壳了,呆呆看着陈鹿思。

    而下一秒。

    砰——

    一朵血花,猛地从夏盼秋脑后喷溅而出,弹壳在陈鹿思眼前弹飞,带出稀薄的烟雾。

    所有人都愣了愣,跟着也卡壳了。

    夏盼秋脑袋往后一仰,接着软软倒地。

    陈鹿思往前一步,移动枪口,再次对准吴优,轻声道:“说,你会读心。”

    吴优终于反应了过来,但他表情仿佛失去了控制,或者说不知道这会该摆什么表情了:“陈鹿思……”

    砰——

    又一朵血花绽放。

    陈鹿思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再次将枪口对准彭万勇,道:“说,吴优拿着的徽章,那枚当作进入现场凭证的徽章,是长方形的还是正方形的?”

    彭万勇说不出话,只是呆呆看着她。

    砰——

    陈鹿思再次开枪。

    子弹没入他的脑壳。

    血液和脑浆,溅射在了墙上。

    斑斑点点。

    将雪白的墙面染上颜色。

    一切发生得太快。

    转瞬间,三人就倒地了。

    直到这会。

    前头的金轶和田文城似乎才反应过来。

    金轶看着陈鹿思,又惊又怒:“我是让你试探!是让你找内鬼!是让你崩溃!不是让你杀人!你t是不是有病啊!!?这t是新人该干的事!?这t……”

    砰——

    陈鹿思没有让他说下去,将枪口对准他,又开了一枪。

    但偏了。

    子弹擦着金轶的脸颊飞过,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他终于反应了过来,神色大变。

    而他身旁的田文城直接冲上来了。

    “我唯一不能确定的人就是你……但现在你冲上来了,看来也是替身了。”

    陈鹿思放下枪,同样伏低身子,冲了出去。

    术式启动。

    冲——

    狂暴的灵裹挟着陈鹿思,瞬间将他射了出去。

    走廊灯光闪烁间。

    陈鹿思和田文城冲撞到了一起。

    强大的气浪沿着走廊扩散。

    吹得那五具挂在半空中的尸体剧烈摇晃。

    “说,你是谁?”

    气浪散开。

    血雾骤现。

    田文城弓着腰,挂在陈鹿思的左臂上,身后一柄薄而细的刀刃透体而出,薄刀在鲜血的浇灌下,显得格外妖异。

    陈鹿思微微偏头,绕开挡住自己的田文城,看向他身后的金轶。

    并抬起右手,将枪口对准了他。

    “你……”

    金轶伸手指着他,脸色不断变化,但说不出话来。

    砰——

    陈鹿思懒得继续问下去,直接开枪。

    又一枚弹壳在他眼前弹飞。

    金轶身体一软,往后一倒,重重摔到地上。

    六个人进来。

    五个人已经倒在地上了。

    这算上挂在后面的五具尸体,可以说是尸横遍野了……

    陈鹿思扔下挂在自己身上的田文城,环视一圈周围的尸体,刚感叹了一句,就想起了身后挂着的五具尸体,猛地转身。

    五具尸体依旧在摇晃着。

    “还能坚持的先别动。”

    陈鹿思看着五具尸体,一边向他们靠近,一边出声喊道。

    他话音刚落,本来还在摇晃的五具尸体,其中四具立刻停下了摇晃。x33

    ……

    同一时间。

    “……这t神经病吧!!!”

    孙仁胜猛地站起身来,一脚踹向茶几,又惊又怒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