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 怎么会有那么强的超能力 > 第18章 我灵呢!?
    陈鹿思和夏盼秋之间的小插曲,仅仅只是让吴优感到愉悦。

    似乎并没有让两人的关系改善多少。

    夏盼秋接下来都没搭理陈鹿思,而是开始了工作。

    不过,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是漫无目的的闲逛……

    四人分成两队。

    开始打着收集资料的幌子,四处问起本地人,附近有没有出名的志怪传说。

    陈鹿思这边。

    大多数本地人都不太待见陈鹿思和吴优,毕竟两个大男人不买东西,就搭话硬聊。

    谁愿意浪费时间啊。

    但是……吴优真的太能聊了。

    哪怕对方一开始有所戒备,但在吴优一声声的‘老哥’‘靓仔’‘抽这个’中,很快就会迷失自我,开始胡侃起来。

    陈鹿思本来还打算用家乡话帮忙来着。

    毕竟他家乡距离吴茶镇不远,语言是共通的。

    后来发现根本不需要。

    他干脆不说话了,只是跟着吴优,听他侃大山。

    一个下午。

    吴优从街头,一路侃到街尾。

    陈鹿思听了数个版本的志怪传说故事,大开眼界。

    “……怎么样?后悔跟我这个大叔了吧?”

    橘黄色的残阳洒在两人身上。

    吴优从店铺出来,一边点烟,一边笑着问了一句。

    “没,挺有趣的。”

    陈鹿思摇了摇头:“谈不上什么后悔。”

    刚开始分队的时候。

    吴优这个乐子人很想让夏盼秋和陈鹿思一起,但被夏盼秋狠狠瞪了一眼。x33

    “行吧。”

    吴优有些失望,叼着烟,继续问道:“你觉得我们会遇到什么鬼东西?听了那么久,应该有思绪吧?”

    “嗯……”

    陈鹿思想了想,回道:“抛石人吧,一路上都听了三个版本了。”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也不一定,这玩意很玄学的。”吴优笑着说道。

    抛石人。

    这在本地似乎是个很出名的鬼故事。

    故事并不复杂。

    据说。

    吴茶镇集市去附近一个名为石卵村的路上,有一座桥。

    以前,桥下住着一个流浪汉,每天都昼伏夜出,总在十二点的时候,出现在桥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后来流浪汉死了。

    死在桥上,死状极惨。

    据说是吃石头硬生生撑死的。

    他死后,大家都说他半夜出现在桥上,其实是在跟鬼玩游戏,每次输了他就要吃石头,输了就要吃石头,输着输着就撑死了。

    而他死后,其实还在跟鬼玩游戏,如果半夜经过石拱桥看到他,一定不能说‘我要玩’,不然就会被他拉着一起玩……

    不过大多数人对此都嗤之于鼻。

    直到有一天,有三个附近的学生,偷偷跑去黑网吧上网。

    而三个学生刚好十二点路过桥……刚好看到了那个流浪汉。

    月光下,流浪汉蓬头垢面,蹲在栏板旁,一边抛着石子,一边不断咕哝着:‘好玩,好玩,好玩’。

    这诡异的一幕。

    让三位学生都很害怕,但他们又不想在朋友面前丢脸,只能强撑着靠大声说话来掩饰内心的恐惧。

    说着说着,三位学生说起了今晚通宵要玩什么。

    而本来一直蹲着的流浪汉听到‘我要玩’三个字,猛地抬起头来,忽然像疯了一般,尖叫着冲向三个学生,一边朝他们丢石子,一边撕心裂肺道:“不要玩!不要玩!不要玩!”

    三个学生哪见过这阵仗,当时就吓坏了,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立刻拔腿就跑。

    网都不上了,一起跑回到了其中一个学生的家,躲进了被窝里。

    经过紧张,怒骂,互相嘲笑三个阶段后。

    三人也累了,打算睡觉了。

    但其中一个学生迷迷糊糊间,就要睡着时,忽然隐隐约约又听到了‘好玩,好玩,好玩’……

    猛地一个激灵。

    他醒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不在被窝。

    而是在深山老林中,周围一片漆黑。x33

    他和两个朋友,三个人正围坐在坟头前,抛着手中的石子。

    借助月光,他清楚地看到,他两个朋友泛着眼白,正直勾勾看着他。

    一边看,一边道:‘好玩,好玩,好玩,好玩……’

    接着。

    那人就给吓死了。

    嗯。

    标准的胡言乱语式鬼故事。

    陈鹿思甚至怀疑是家长编出来让孩子别晚上去上网的鬼段子。

    “是不是觉得是编出来的?”

    吴优看到陈鹿思的表情,笑着问道。

    “嗯。”陈鹿思点了点头。

    “其实大部分志怪传说都是编出来的……但别小看众口铄金的能量,特别是这种不算发达的地区。”

    吴优伸了个懒腰:“而且这类鬼故事活性化后,挺烦人的。”

    “明白了。”

    陈鹿思对此没什么发言权,只能应和。

    “不过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信哥。”

    吴优正经的摸样没保持多久,很快他就坐在台阶上,继续侃了起来:“哥身经百战,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种吓人的鬼故事,小场面。”

    “那敢情好。”

    陈鹿思有一搭没一搭和吴优聊着天。

    大概十分钟后。

    夏盼秋和李天出现在视线中。

    吴优和夏盼秋稍微交流了一下,最后两人达成一致,先按‘抛石人’来处理。

    今晚十二点去桥上蹲点。

    四人随便吃了顿饭,然后找了家旅馆,开了三个房间。

    但蹲点的时候,吴优和夏盼秋却没有带两人。

    吴优给出的理由是,这次只是熟悉流程,不用他们涉险。

    陈鹿思和李天两人没有反对的理由,只能待在房间里。

    半夜十一点。

    目送两人出门。

    李天舒了口气,放松了下来,看向陈鹿思,主动搭话道:“怎么样?哥们,有压力吗?”

    “还行吧……你感觉怎么样?”陈鹿思不怎么擅长应对这种场面,但对方开口了,又不好不答。

    “挺棒的……对了,你吸了多少灵了?渡过适应期了吗?”

    李天有些激动道:“我前天试了试术式,真的贼帅!”

    “额……”

    陈鹿思有些尴尬。

    什么吸灵。

    他这几天想着没什么卵用,光顾着打游戏了。

    而李天看到陈鹿思的表情,似乎会错意了。

    他挠了挠头,讪讪道:“我忘了你还没学,抱歉”

    “没事。”

    “其实你可以跟夏盼秋小姐说一下,她挺好说话的。”

    “嗯,看情况吧。”

    “那我先洗澡了。”

    “好。”

    两人简单聊了两句。

    不过两人性格差异确实很大,李天和陈鹿思也都不是吴优那种遇到谁都能侃两句的人,所以也就聊了几句,便草草收场了。

    李天去浴室洗澡。

    而陈鹿思坐在床上,仔细想了想,觉得确实不能这样下去,现在他已经算入职了,搞不好以后还要干架……

    想到这。

    他放下手机,闭上了眼睛,通过冥想那天的大雨,开启了自己感受灵的能力。

    下一瞬,密密麻麻如同灰尘一般的光点浮现。

    陈鹿思睁开眼,故技重施,伸出手。

    四周的微光被牵动,开始朝他手心汇集。

    直到房间内,甚至旅馆周围所有微光消失殆尽。

    万千光华聚于一点。

    将凝聚的‘灵珠’一口吞下后。

    陈鹿思直接躺了下来,一边消化着腹胀的不适感,一边等待灵再次充斥房间。

    十分钟后。

    李天出来了。

    他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陈鹿思,犹豫了会,还是没开口。

    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个同伴有点咸鱼的样子……

    李天收回目光,摇了摇头,丢下毛巾,然后盘腿坐在床上,同样冥想开启了感应灵的能力。

    他也准备‘修行’了。

    但他开启感应灵的能力后,预想中微光充斥眼前的场景却没有出现。

    “嗯?”

    李天睁开眼,奇怪地嗯了一声。

    灵呢?

    陈鹿思听到了,但并没有出声。

    他躺了好一会,直到腹胀感没那么严重后,这才坐起身来,走向浴室,痛快地洗起澡。

    期间。

    陈鹿思算了一下时间,感觉差不多了,再次举起了手。

    外面。

    李天坐在床上,不断重复闭眼冥想,睁眼疑惑的过程。

    但漂浮的灵一直没出现……

    他一度觉得是自己身体出问题了。

    捣鼓了好一会。

    再一次冥想。

    终于,熟悉的蓝色微光出现了。

    李天猛地松了口气。

    但他刚闭上眼睛,准备吸纳空气中漂浮中的灵。

    他眼前跳动的微弱光点忽然快速移动,直接消失了。

    “?????”

    李天猛地睁开眼睛,环视一圈房间,一脸震惊。

    卧槽!

    我灵呢?

    闹鬼了!!?

    浴室里。

    陈鹿思站在淋浴头下,双指捏合,犹豫了会,还是将由光点构成的‘灵珠’硬吞了下去。

    刚吞下去。

    反胃的感觉便涌了上来。

    他干呕几声,扶住墙,就一个念头。

    这样硬吞,总感觉不太对啊……但他又说不上哪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