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 怎么会有那么强的超能力 > 第8章 婴儿般的睡眠
    接下来。

    陈鹿思又努力了一番,甚至几次询问小姑娘的名字。

    但对方看起来真的没办法交流。

    他也只能当对方是影子了。

    而某种程度上,对方还真像影子一样,一直跟着他,无论是吃饭还是上厕所,亦或者是睡觉。

    万幸的是,对方虽然会冷不丁凑到他身旁看着他,但诸如上厕所等行为,只要关上门,对方也不会强行打开门看着他。

    不然他高低得给对方跪下。

    至于睡觉。

    她会默默站在一旁。

    但只要侧身睡,就能当对方不存在。

    ……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凌晨十二点。

    陈鹿思侧身看着墙壁,虽然看不到对方了,但依旧能感受到对方的视线。

    这让本来就有睡眠障碍的陈鹿思更睡不着了。

    他只能唤醒手机,一遍又一遍地看起了没什么营养的短视频。

    时间缓缓流逝。

    很快就到凌晨一点了。

    陈鹿思有些累地翻了个身,然后被吓了一下。

    小女孩依旧站在床边。

    “……”

    陈鹿思缓了缓,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开,看向黑暗中安静站着的萝莉,无奈道:“你不用睡吗?”

    没有回应。x33

    “那你能让我睡吗?”陈鹿思继续问道。

    他依旧不抱什么希望。

    但这次。

    还真有了反应。

    穿着白裙的小女孩缓缓抬起手,覆在了陈鹿思的额头上。

    冰冰凉凉的触感传来。

    陈鹿思张了张嘴,正要说话。

    小女孩无声地念了句什么。

    瞬间。

    陈鹿思的意识崩断,睡死了过去。

    ……

    第二天。

    早上十点。

    陈鹿思睁开眼,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后,稍微回忆了一番昨晚发生的事。

    便起身开始搜寻小女孩的身影。

    房间就这么大。

    很快就找到了。

    这会她没站在床旁,而是安静地坐在电脑前,盯着漆黑的屏幕。

    陈鹿思从床上起来,来到她身旁。

    小女孩缓缓扭头,黑漆漆的眸子看向他。

    陈鹿思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托起她搭在膝盖上的小手,握住,然后一脸坚定道:“以后!你就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了,人形安眠药!”

    意料之中,没有任何回应。

    但陈鹿思也不介意。

    他现在有点喜欢上这位小萝莉了。

    不为别的。

    就为她那一手瞬间入睡!

    这才是真正让人梦寐以求的超能力啊!

    多个人就多个人吧。

    反正对方不吃不喝,还不用睡。

    就跟影子一样。

    虽然是有些许不便,但相对应的,他可以享受到婴儿般的睡眠。

    这真的太棒了!

    而且根据夏盼秋的说法,对方还会消失。

    既能享受一段时间婴儿般的睡眠,还不用负责,比如将对方抚养长大之类的。

    这真的太棒了!

    陈鹿思感叹的时候。

    小萝莉一直安静看着她,就跟精致的洋娃娃似的。

    直到陈鹿思放开她的手,她才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站在一旁继续看。

    激动劲褪去后。

    陈鹿思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适,但心情已经跟昨天不一样了。

    压下被注视着的不适感。

    他便该干嘛干嘛去了。

    洗漱,吃早饭,然后码字——他并没有正经的工作,说好听点叫自由职业者,说难听点就是无业游民。

    为了活下去,他需要一份能给他提供钱的活。

    而他颓废,不善交际,不爱出门,擅长脑补,完美契合了他自己印象中网络写手的形象。

    然后他就成了网络写手……

    当然。

    这是玩笑话。

    他选择宅在家的过程其实很复杂,概括来讲就是……被辞了,找不到新工作,死马当活马医。

    而他对网络写手形象的描述,也完全出于他对自己清晰的认知。

    因为他也不认识第二个网络写手……

    总之,结果就是这么个结果。

    他依靠这份活计顺利活了下去,虽然活得并不算很好,但作为一个物质需求低,维持简单生存就很满足的人。

    还没有类似车、房、老婆等超规格的需求。

    其实生活再怎么差,也差不到哪去。

    他甚至还有积蓄,虽然只有几万块,但已经很好了。

    反正陈鹿思自己对现状挺满意的。

    另外,每本书完结他还可以自主选择假期的长短,这是最重要的,虽然期间不可避免会有焦虑等负面影响,但综合来说,确实要更加自由一些。

    他目前就正处于自主决定的‘假期’中,正准备构思下一本书。

    而新书想法是昨天晚上洗澡时确定下来的。

    因为回老家的经历,他打算写本灵异小说。

    名字嘛——就暂定为‘扫墓扫出个未来’。

    ……

    整个上午。

    陈鹿思都坐在电脑前,期间就吃了顿午饭,勉强算休息,接着便继续编起了大纲。

    而小萝莉一直站在椅子旁看着屏幕,也不觉得无聊。

    下午四点多。

    陈鹿思终于关掉了文档,转而打开了显示器一旁的主机。

    虽然他物质需求低,但精神需求挺高的。

    几大游戏主机都购买了。

    游戏也买了不少。

    而‘工作’了将近七个小时,陈鹿思觉得自己是时候摸会鱼了。

    “这个应该会比看文档要来得有趣一些。”

    陈鹿思拿起游戏手柄,一边打开游戏,一边侧头看向旁边站着的萝莉,自言自语道:“虽然我也不知道送快递的游戏看起来有不有趣,但游戏终归是游戏。”

    没有得到回应。

    陈鹿思也不介意,打开了前天的存档,继续起了自己的送货之旅。

    而目前他的游戏进度,已经接近末尾了。

    所以相较来说,难度比前期高了不少。

    人菜瘾还大的他出了不少糗。

    不过小萝莉一直都没有什么反应。

    终于,半个小时后,陈鹿思好不容易躲开一众bt,跨过了暴风雪肆掠的雪山,到达了灵修者基地。

    陈鹿思松了口气的同时,微微侧头,自夸道:“牛逼吧?”

    一直盯着屏幕的小姑娘缓缓扭头,漆黑眸子看向了陈鹿思。x33

    “失败那几次不是我的问题。”

    陈鹿思笑了笑:“你是不知道这游戏有多’反常识’,如果你玩的游戏够多,就知道这确实跟普通游戏不太一样。

    单单全程都要握住手柄控制人物不让其失衡这点,就足够‘反常识’了,其实玩起来挺累人的。

    接下来货物交了,下山肯定会轻松不少,不信你等着看。”

    小萝莉闻言扭回头,重新看向屏幕。

    但陈鹿思下山也并不轻松。

    还是在山脚死了不少次。

    “……至少歌挺好听的不是吗?”陈鹿思强撑着露出笑容。

    这次身侧的小姑娘倒是没有转回,只是一动不动看着屏幕。

    “你要玩吗?”陈鹿思犹豫片刻,将手柄递了过去。

    虽然说是说当对方是影子。

    但实际中,一个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像人的存在站在身旁,还是不由地会让人将其当做人来看待。

    可对方毕竟不是人。

    从始至终,小姑娘都没有伸手去接手柄。

    陈鹿思看她一动不动,摇了摇头,不再坚持。

    再一次告诉自己,对方不是人,便继续起了自己的游戏之旅。

    不过很快。

    他就破功了。

    白茫茫的雪山,壮阔的风景,主角孤独且艰难地行走在其中。

    空灵的音乐忽然响起。

    “……挺棒的对不对?”陈鹿思再次侧头,自言自语道:“一开始我根本想象不到,这游戏的玩法会好玩。”

    “但真正上手后,出乎意料的还挺有趣的。”

    “虽然期间骂了不少次娘,特别是前面风电厂的部分。”

    “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删游戏。”

    “其实之前还有个更离谱的,背个人穿越整片大陆……”

    “……看,我下来了,牛逼吧?”

    接下来。

    陈鹿思都在玩游戏,偶尔会感叹一两句,但因为没有回应,很难分清楚,他到底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旁边的小姑娘对话。

    而小姑娘也一直安静站着,从始至终都没有动弹过。

    一个说,一个听。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晚上。

    甚至是第二天下午。

    陈鹿思的生活堪称无聊。

    第一天和第二天,基本没什么区别。

    哪怕在回老家遇到那么大的事后,他也依旧按着自己的规律生活着。

    ……

    第二天,傍晚。

    夏盼秋看着屏幕上玩游戏的身影,无奈道:“怎么会有……那么无聊的人?”

    哪怕阿钺一再坚持陈鹿思的‘权柄’危险序列不高。

    但直到此刻,她都持反对意见。

    所以她做了很多准备。

    但是,她没想到,这些准备……统统没用到。

    连她打好腹稿的警告都没能说出口。

    因为屏幕上这个逼,一直呆在房间里,除了码字就是玩游戏。

    他不仅没去试试再将自己的手臂变成刀刃。

    甚至……还跟不能交流的存在聊起了游戏。

    还尝试投喂对方。

    简直神经病!

    虽然摄像头看不到那位。

    但夏盼秋不觉得陈鹿思是在自言自语……只是这操作在夏盼秋看来,没比自言自语好到哪去就是了。

    “……”

    夏盼秋重新看向屏幕,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小声道:“……真可怜啊。”

    她不知道的是。

    曾经也有两个人评价过陈鹿思的生活方式。

    林莺的评价是——让人安心。

    而她妹妹的评价是——路上随便拉条狗来都比他活得精彩。

    另一边。

    陈鹿思并不知道那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娇小少女给了自己一个‘真可怜’的评价。

    就算知道他也并不会在意。

    因为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好坏之分。

    凌晨一点。

    陈鹿思准时睡觉了——平常准时不了,但有了‘人形安眠药’后,这事便变得轻松了起来。

    “谢了。”

    当小姑娘冰凉的小手再次覆在自己的额头上,陈鹿思道了一声谢。

    意料之中并没有得到回应。

    但陈鹿思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这个小姑娘了。

    虽然依旧有诸多不便。

    不过……

    念头至此。

    陈鹿思没能继续想下去。

    因为下一瞬,他便陷入了沉睡,坠入了名为安眠的深渊。

    而这次。

    他做梦了。

    梦到自己回到了两天前的雨幕中。

    这一次,不仅仅有身穿白裙的少女,还有一架轮椅,一个长着钟表脑袋的男人,一个影子。

    他们围着濒死的陈鹿思,似乎在进行着最后的告别。

    紧接着,刺耳的嗡鸣声响起。

    混杂着听不清的低语。

    嗡鸣声越来越大,直到来到受不了的程度。

    陈鹿思醒了。

    他看着天花板,第一时间就想要回忆梦里的细节。

    但记忆就跟起床憋的尿意一样,醒来不久,便泄洪般地消失了。

    想不起来。

    陈鹿思揉了揉太阳穴,懒得想了,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坐了起来,并下意识搜寻起了小姑娘的身影。

    但前两天都会坐在椅子上盯着屏幕的的小姑娘,今天不在。

    陈鹿思看了眼不远处的椅子,想了想,从床上起来,去了趟厕所,去了趟阳台。

    甚至还打开衣柜以及冰箱看了眼。

    整个房间也就几十平方。

    不到五分钟,陈鹿思就完成了搜寻。

    并没有找到人。

    “…………”

    陈鹿思轻轻关上衣柜,接着靠在上面,沉默了许久后,打了个哈欠,转身走进了浴室。

    今天还要去一趟外面。

    先洗个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