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其他小说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1032 夏侯家的秘密
    卫廷往前迈了几步,将苏小小挡在自己身后,并神色冰冷地迎上了对方死亡一般的凝视。

    夏侯仪的目光也在卫廷易容过后的脸上停留了一瞬。

    “二叔。”

    这时,夏侯卿也来到了轮椅边,躬身将他身上微微有些滑落的厚毯往上拉了拉,“外面这么冷,您怎么出来了?”

    苏小小自卫廷身后打量夏侯仪。

    他怕冷。

    不过身体虚成这样,怕冷也不奇怪了。

    见夏侯仪不回答自己,而是扭头望向百花宫的端木云,夏侯卿于是介绍道:“二叔,他是端木云,云霜的儿子,后面站着的是他夫人。”

    他说罢,对苏小小与卫廷道,“他便是我二叔。”

    卫廷拱手行了一礼:“二太爷。”

    他态度端正,语气温和,仿佛适才的眼神交锋并不存在。

    苏小小也过来打了招呼。

    夏侯卿对二人道:“我二叔说话有些困难。”

    其实他没必要跟苏小小与卫廷解释的,二人心知肚明,他是看了凌云的面子。

    “二叔,我推你进去。”

    夏侯卿亲自推着夏侯仪进了屋。

    这是卧房,空间很宽敞,并不奢华,处处散发着古朴的木香。

    进门是一扇宽大的山水屏风,他的拔步床在屏风后。

    右手边是充作书房的地方,有书桌与书架,还挂了几幅海岛的风景画。

    苏小小的目光落在了墙壁上挂着一把大弓上。

    聂婆婆状似无意地说道:“二太爷年轻时,是个不错的弓箭手,极擅骑射。”

    夏侯卿听到此言也点了点头:“没错,只可惜自从生病之后,二叔便再也没碰过弓箭了。”

    夏侯卿将夏侯仪推到了屏风后,夏侯仪却并不愿意到床上躺着。

    “就这样把脉吧。”

    夏侯卿对裘老与聂婆婆说。

    裘老先去给夏侯仪把脉,同时也检查了他的身体。

    其间,需要褪去他的衣物。

    夏侯仪似是早已麻木,并未因自己毫无尊严地袒露在人前而感到羞耻。

    苏小小是大夫,自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看的。

    倒是夏侯卿有些意外地看了看苏小小。

    千山岛与大周等国的民风不同,这里多江湖门派,女子不拘小节者多。

    但像苏小小这般年纪,能做到如此镇定的委实罕见。

    夏侯仪的年纪也就五十出头,比裘老和聂婆婆小,可看上去却仿佛已到行将就木的年纪。

    苏小小来了异世后,头一次见到如此枯瘦衰败的身体。

    很难想象这样一副身体里,藏着对付卫家的巨大野心。

    莫不是自己弄错了?

    苏小小暗暗嘀咕。

    不。

    不能被表象蒙骗。

    但自己还是想不通,他为何对付卫家人?

    换个思维,对付卫家人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苏小小想不明白。

    她不经意地侧目看向卫廷,却发现卫廷正在全神贯注地打量着墙壁上的风景画。

    这时候,苏小小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她一脸乖巧地来到夏侯卿身边,轻声说道:“我大哥很喜欢收藏古董画作,没想到二太爷也喜欢。”

    一切皆可凌云!

    夏侯卿顿时来了兴趣:“这些画并非古董,我二叔年轻时喜欢出岛游历,沿途遇到好看的风景便会画下来。”

    苏小小余光瞄了瞄卫廷,一脸钦佩:“原来是二太爷的画作,画得真好!”

    卫廷不是大夫,不必守在床前。

    他索性大大方方地走到画像跟前。

    夏侯卿没说什么。

    裘老检查完后,轮到鬼婆婆了。

    “过来。”

    聂婆婆对苏小。

    “是,婆婆!”

    苏小小将医药箱放在了凳子上,拿了一块帕子垫在夏侯卿的手腕下。

    聂婆婆把了脉,对苏小小道:“你也来看看。”

    “是。”

    苏小小蹲下身,指尖搭在了夏侯仪的手腕上。

    她明显感觉到夏侯仪在死死地盯着自己。

    那股被死人盯上的感觉又来了。

    苏小小面对过不少强大的敌人,却没有任何人给过她这种如此凉飕飕的感觉。

    她摒除杂念,专心致志为夏侯仪把脉。

    他的脉象无不展示着此人已是油灯枯竭,再多的药也只是勉强维持他的命而已。

    他的衰竭是不可逆的。

    或许这才是这种病的可怕之处。

    一旦发病,就只能活活等死。

    而更折磨的是,这种病会令人浑身疼痛。

    裘老不动声色地看向了苏小小。

    他是领教过苏小小的医术的,不在他与聂金凤之下。

    苏小小微微摇头。

    她暂时也没弄清楚夏侯仪究竟是得了什么病。

    “有传言,这是一种诅咒。”

    出来后,聂婆婆对苏小。

    聂婆婆以要与裘老商议医治办法为由,来到了隔壁厢房。

    苏小小随行。

    “诅咒?”苏小小不明白。

    聂婆婆道:“我初到聂家时,聂阳山的爷爷尚在人世,那一任的城主不幸也发了病,有个大夫提出为他出岛寻药,聂阳山的爷爷作为护卫一起离开了千山岛。在寻药的过程里,他们听到了一些秘密,夏侯家的祖上背叛了君主,受到了国师的诅咒,自此夏侯家便世世代代落下怪病。”

    “这谣言是不是有些过于荒诞了?”

    苏小小是不信诅咒之说的。

    但夏侯家背叛君主……这个就有点儿意思了。

    千山岛是没有君主的。

    如果传言属实,夏侯家的祖上背叛的是谁?哪一国的君主?

    当然,也可能这些传言没一条是真的。

    聂婆婆对裘老道:“我没什么好办法,你看着办吧。”

    裘老嗯了一声,写了个新方子,拿过去给了夏侯卿。

    同时又从怀中拿出一瓶安神药,说是聂婆婆给的,可在夜里减轻夏侯仪的痛苦。

    夏侯卿对也回到这边的聂婆婆说道:“多谢婆婆。”

    聂婆婆道:“我们先走了,城主与二太爷保重。”

    裘老也想走。

    夏侯卿道:“裘长老难得回来,就在府上多住几日吧,也好替我二叔治病。”

    裘老幽怨地看向苏小小。

    苏小小抿唇,冲裘老默默挥了挥手。

    临行前,她察觉到夏侯仪又在盯着自己,回头朝夏侯仪望了过去。

    此时的夏侯仪忽然动了动嘴唇,用唇语对苏小了一句话。

    要收尾了,有点卡,每天都在尽早完结和多写一点之间反复横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