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雅文学 > 其他小说 > 末日求生法则 > 第六百九十一章脱困
    厉洪看着束星北那边的动静,此时,束星北已承受了数十把钢刀的劈砍。

    那些钢刀劈在他的身上,连他的护体罡气都没能砍破,更别谈伤到他了。

    “他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所以,不死战队能杀掉他的可能性不大,”厉洪解释了一句。

    “杀不掉,那也未必,”邓戈冷哼了一声。他在这里布局多日,可不是总裁让眼前几个带来的不死战队这么简单。事到如今,有什么后手,也该是全部用出来的时候了。

    “传我号令,全部现身,拉开排弩,射杀此贼,”邓戈厉声吼道。光是黄天赐三人身死,公司和束星北之间的仇怨就深似海底。今天要是让束星北脱困,从此公司只怕是永无宁日。凭他们几个人的实力,只能永远隐姓埋名,不敢再出现在世人面前,否则,迎接他们的,就是束星北的雷霆一击。

    随着邓戈的号令传出,他的身侧便出现了五个营阵。每个营阵前,都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有如风车一般的排弩。兵丁们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堪堪把排弩拉开。不说排弩的声势,光凭排弩前方的寒铁打造的弩箭之光,一眼看上去,也足以让人心神失守。

    而眼下的排弩足足五座。一旦射发,长达两米的弩箭必将穿透束星北的护体罡气,让他再无半点抵抗之力。

    厉洪和卓绝都已晋入先天境,可是他们自问在排弩之下,也没有半点脱身的可能。光是排弩的凌锐之气,就足以让他们胆寒。

    总裁承永晟果然是算无遗策。凭着这一手,束星北就难逃一死。

    黄天赐邝月泉和汤虎三人身死,让束星北恨意溢天。这是承永晟布局的第一步。这一步,就是算准了束星北必定要诛杀此处所有公司人手,不退反进。

    要是束星北能按捺下心头之火,转身离去。凭束星北先天七境的身手,这里又有谁敢大言不惭地将他拦住。

    第二步,就是不死战队用蛟筋制成的大网,网住束星北。两支战队死死地纠缠住束星北,让他无法从网中脱困。

    第三步就是五座排弩适时而出。弩箭之下,束星北已成了活靶子。今天束星北再强,最终也得饮恨。

    卓绝和厉洪眼神闪烁之际,都猜出了承永晟此计的毒辣。这一局,可谓步步算计,任是谁,也猜不到这中间还有种种后手。计策之妙,还远远不止于此。这其中,还有承永晟对人性的估算。

    今天落入网中的,是束星北。年少成名,加上实力已冠绝千叶大陆,带着黄天赐等三人,有如游山观水一般轻闲自在地来到了寒湖南侧。突然遭遇黄天赐等三人死于伏地雷之下,束星北热血上涌,此时哪里还会想到太多呢。

    正如卓绝和厉洪所猜测的一样,排弩一出,大网笼罩之下的束星北立即变了脸色。本来束星北在网上,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不死战队虽然悍不畏死,刀剑无伤,可是束星北凭着一己之力,仍能将他们打得狼狈不堪,黑刀扬起,每一击,都会让两至三名的不死队员倒地不起。所幸的是不死战队有两队人马在这里,如果是一队,束星北早已从网下潜出,逃之夭夭了。

    每当束星北要从大网一侧窜出,就会被五柄长刀拦住。束星北奋力一击,五个队员倒地三人,可是另一边的五名队员又适时出刀,再次拦住了束星北突围的势头。

    “此子不但实力高绝,战力也是非凡,要是脱困,我等真是待宰鱼肉,别无其他可能,”厉洪感慨万分。

    说话间,束星北被大网罩住,在网下拼杀已有一刻多钟。换个人,早已力竭,而束星北依然生龙活虎,他肩胛伤处渗血早被束星北用点穴之法控制住了,青衣上的几处血迹,不但没让束星北有半点儿狼狈之像,相反,更是让他多了几分粗犷和霸气。

    “有什么用?垂死挣扎耳,”卓绝冷笑一声。

    他的话音未落,排弩已被拉到了极致,嗖的一声,排弩射出,足足有十根两米长的寒铁箭头带起了阵阵啸音,直扑束星北而去。

    还不等排弩射至,第二座排弩也蓄势完成,又是十根排弩呼啸而出,对着束星北狂袭而至。除此之外,还有三座排弩,也同样被拉到极致,拉起排弩的兵丁们一个个脸颊赤红,连眼睛里都充满血丝,额上青筋乱突。他们没敢松手,那是因为邓戈之前就下过死令,这三座排弩要等在那里,以观后绪。

    邓戈不知道束星北的战力极限,他也不敢确定束星北在二座排弩的攻势下,必然身死。只要对方闪避过来,后面的三座排弩就会顺势攻出。

    三座排弩虽然没有射出,可是凌锐之意已牢牢锁定束星北的面门。x33

    说时迟那时快,第一拨十根排弩已射至束星北面前。束星北只觉得寒意扑面,不仅如此,他的气血甚至都为之一凝,可想而知这弩箭给他造成的威胁有多大。

    和排弩一同到来的,还有不死战队十人分成两拨,同时举刀杀向束星北的腰际。

    一时间,束星北的上下左右都被封死。除了搏命一击,束星北再无退路可言。

    危机若此,束星北仰天长啸。他心里冷静到了极点,手中的黑刀紧握,对两旁攻来的钢刀视若未见,黑刀一阵挥舞,叮叮当当,四根排弩被他黑刀拨开,排弩带来的巨大力量由黑刀传导过来,束星北身形不断后退,在后退之际,他左手斜斜往上一抄,将三根弩箭抄在手中,弩箭去势不减,带着他的身体直直地飞了起来,直撞到了网边,网上的筋络反弹,又把束星北反震回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还有三根弩箭再也阻拦不住,直接由他的肩胛处穿透而过,一时间,束星北之前已经受创的肩部再受重创,一种彻骨的寒冷由他的心田生起,甚至在一时间,束星北都能感觉到自己周身的血液有被冻结的趋势。

    束星北哪里知道张民在研究院,把他的血液分析得岂止百次,弩箭箭身用寒铁打造,箭头更是有针对性的运用了一些草药,来克制束星北成长型血液。

    换作平时,三根弩箭带来的伤害,束星北完全可以无视。但公司的三根弩箭,远不是射伤他那么简单。

    束星北死死地咬着下唇,前面十根弩箭,他已然被射伤。后面的十根弩箭,又飞一般的到来。这个时候,哪里能让他有半点儿松懈。

    拼命。依然是要拼命。

    束星北勉强站直了身子,黑刀横挡,弩箭砰砰地射在刀身之上,带着刀身又撞到了束星北的胸口。

    没被黑刀拦住的四根弩箭,直接穿透他的胳膊,带走了一部分血肉。

    此时的束星北,已没有了半点儿从容。他浑身是血,胳膊带伤,肩胛处连连受创,更要命的,还是他血液之中的麻烦。前面的寒意过了,身体上又出现了酥麻之感。

    难道说,箭簇有毒?自己不是百毒不侵吗?

    束星北一颗心渐渐地沉了下来。明知是局,却偏要过来看看。这是他艺高人胆大呢,还是说他小看了对手?

    眼前的一阵光亮,让他来不及多想。

    “这是?”束星北神情微愕。跟着他放声长笑,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必死的局面,也因此而变得有可能翻盘了。

    束星北不等他的身形恢复,雪亮的刀光已连连闪起。那刀光,有如黑夜中不期而至的闪电,悄无声息,却又夺命于无形。

    短短时间,也不知道束星北劈出了多少刀。隐刀之势,随着黑刀外面一层被排弩撞碎,雪亮的刀身,吹毛可断的刀刃,足以亮瞎所有人的眼睛。x33

    不死战队不受刀剑之伤,除非毁灭,否则无人可抗的铜豌豆一般的存在,瞬间就有数十颗脑袋,连同他们头部的钢盔一起飞向了天际。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但改变了束星北受限于蛟网的困境,更是让束星北一颗沉寂的心变得再次热血沸腾。

    “不好,怎么回事?”远处观战的邓戈等人都看到了不妙。

    “快,所有的排弩,全部射出,”邓戈赶紧下令。

    强大的势,早已让扳弩的兵丁们绷不住了。一听到射出,众人都是心里一松。三座弩箭,简直是在同时被射了出去。

    而束星北此时从网下钻出,他一个旋身,劈翻了自己跟前的三个不死队员,顺手一抄,把丝网就拉到了一旁,往丛林中一抛。

    这样的东西,后面他还是需要带走的。

    眼下,先要解决公司这帮杂碎。

    三十根弩箭射出,可惜束星北已然远离,稍稍错身,就轻易地避开了弩箭的射杀。

    至于不死战队,已有七人被他劈掉了脑袋。剩下的十三个人,依然在向束星北靠拢击杀,但对束星北已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论战力,他们也就是三阶武师初期。没有了那张大网,他们又能奈束星北如何?

    束星北之所以没有全部砍掉他们的脑袋,是因为他有心把这些不死战队的队员全部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