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我成了一条锦鲤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添加到百度搜藏 

章节目录 第0276章 飘了呀这哥们

作者:丹尼尔秦    

    季铭走出中音,感觉还是有点奇妙,他一直以来都谢绝了不少单纯的音乐表演邀请,也没想过要成为一个两栖艺人。可是当确定要参加邹老师这个音乐会的时候,却忍不住地激动即便这场音乐会的观众数量、关注度,更不用说报酬,肯定都是远远低于卫视台的某某晚会的。

    这是一种肯定,对他实力的肯定,对他努力的肯定。

    嘿。

    季铭把初晴从中戏捞了出来,她最近是挺忙的,因为期末了,有不少作业要完成。不过听到季铭在手机里小小声儿的,让她赶紧出来赶紧出来,还是一脸好奇,气喘吁吁地跑回两个人的小窝。

    “我有一个秘密。”

    “就不告诉我?”

    “……淘气。”季铭顿了顿,才瞪了她一眼:“我跟你说真的,有一个秘密想要跟你分享。”

    初晴这会儿是真好奇了,她给自己倒了杯水灌下去,才心平气和地坐在季铭身边:“到底是多重要的事儿啊,让你这么激动?”

    季铭突然有点莫名其妙的羞涩,在别人看来,这未必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他的反应好像有点大?

    “呃……”

    “说呀,干嘛啦?”初晴推了一下他:“你今天不是去上课了么?怎么了?被老师夸了?”

    “差不多吧。”

    “那一定夸的很夸张了。”初晴兴致勃勃的:“快点说,快点说,说啊。”

    季铭抿了一下嘴唇:“就是今天我不是去上邹老师的课么,正好吴壁霞老师也在那里,就一起听我练唱”

    初晴的眼睛瞪大了,吴壁霞这三个字在音乐学院学生那里,分量绝对很重。

    “然后唱完之后,吴老师就说邹老师今年从艺五十周年嘛,她的学生们会有一个从艺五十周年的学生音乐会邹老师让我也上去唱一首,可能是一段音乐剧吧。”

    季铭目光炯炯地看着初晴,初晴更目光炯炯地看他。

    “太牛了吧!啊啊!”

    “是吧?还是有点牛的是吧?”

    初晴深深地把身体往后一怼,吐出一口气儿来。她看着季铭,真的又被他的牛逼程度所震撼艺术生和艺术生也是不一样的,季铭作为一个表演系学生,其实感受并不深,可是初晴自己作为一个器乐学生,很明白这种老师的学生音乐会的涵义。央音本身也是大师云集,每每有这种机会,都肯定是最知名,以及老师最认同的学生登台,否则无以展示他的教学成就。

    邹文琴是谁?

    国内声乐教育有几座山头,如周小燕先生、郭淑珍先生等人,都属于掌门师太级别了。而邹文琴、金铁林他们这几位,就算是仅次于掌门的长老了,真正是誉满天下,桃李芬芳。

    季铭一个“补习班”的,能够被邹老师选中登台,那是怎么样的一种认可。

    再多的“牛哔”都不足以形容。

    “你看。”季铭把微信群打开来:“看到没有,吴老师,雷老师,韩老师都是要登台的老师,吴静老师要唱歌剧,她们建议我唱一段音乐剧,可能是《猫》里的名曲《memory》吧,我有点儿忐忑。”

    “你可以的。”

    口气特坚决,季铭很深情地看着初晴:“你这么信任我?”

    “我是信任邹老师,你要唱得不好她也不能让你上。”

    吴壁霞也这么说,你们不要这么诋毁邹老师好不好……

    “说不定邹老师就是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呢。”

    “……在自己一辈子只有一次的音乐会上给你锻炼?这是五十周年哎,不是四十周年,也不是六十周年,她心再大,也不能这么豁达吧?”初晴看着季铭的眼睛眯了起来,终于找回一点求生欲:“当然,主要是你肯定有这个实力,你是最强大的。”

    “强?大?”

    季铭哼哼了两声,满腔的激动,化作一声嗷呜……

    ……

    知名音乐剧的曲子很多,大多是国外的名作,《memory》应该是音乐剧第一名曲了,挑战这个,还是需要一点勇气的。剩下的,比如《音乐之声》的《多瑞咪》,《悲惨世界》的《lookdown》……男声女声倒是不要紧,要紧的是最后出来的效果,锦鲤的还愿任务也不是开玩笑的,达不到专精初级,谁知道有什么后果等着。

    季铭试炼了好几首,最后还是决定就唱《memory》这首曲子唱的人多,各种参考也多,方便季铭用外挂,古今中外十几个经典版本唱下来,水准怎么着也得到位了。历代魅力猫的演唱者,往往都是当代最优秀的音乐剧演员,乔安娜·安普尔、迪亚兹·汉娜……更遑论音乐剧舞台上无与伦比的女王伊莲·佩姬,她们精心演绎的这只猫,是一只曾经风光无限的女神猫,她决意离开族群出门闯荡,最后回来的时候,狼狈而衰老,在演唱了《memory》之后感动族群,最终被选中得以升天重生。

    这首曲子,顾名思义,是对她一生的回忆和感慨,既不单纯是冰凉的控诉,也不仅仅是唤起同情的呼喊。既考验歌唱者的声乐实力,也考验他们的情绪控制能力这是季铭的优势。

    中戏的同学们,于是最近常常在练晨功的时候,被一个人炫技炫一脸。

    一个高音嗖一下就飞上天了。

    一个转调转到快断气还不停。

    一段情绪能唱出十八个层次来。

    谭子阳都忍无可忍:“大哥,你是不是受刺激了?干嘛呀,在这报复社会么?这些师弟师妹们,谁得罪你了?你要在这里收割他们的自信心表演系的还好说了,那些音乐剧专业的,声歌系的,你是不是放他们一马?”

    “你话这么多,相声系的?”

    “……”

    相声演员谭子阳忍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你最近这个练习标准肯定不对,是不是有新工作了?要保密?演音乐剧?歌剧?还是录歌?真不能说呀?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你放心好了,我这嘴就更蚌壳一样紧。”

    “你怕不是站街的蚌。”

    “哎你侮辱我可以,你不能侮辱蚌啊。”

    季铭裹紧了羽绒服,白了他一眼,拿起自己的保温杯走了,谭子阳嘚吧嘚跟在后面:“哎你们组要排什么戏啊?你一个男的,要借人么?借我啊,我很好用的。”

    “吴玲燕她们定的是排《第十二夜》。”

    “我们组要排《图兰朵》哎,你说可怕不可怕。”

    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走出校门去找吃的,结果刚走出去就被一个阿姨拦住了,季铭心里想自己还有这么忠实的阿姨粉丝呢,要不要破例跟她合个影签个名什么的结果人家阿姨看看他,又看看谭子阳,最后找上了谭子阳。

    “哎帅哥,找你问点事儿行不行?”

    谭子阳高兴坏了,他赢得了和季铭之间的一场战争!!

    “阿姨,您怎么不问他呀?”

    “哎,这小伙子太帅了,我家儿子没他这么帅啊。”阿姨赞叹地又看了一眼季铭:“长得真好。哦,我儿子也打算考你们学校表演系,我就想跟你打听一下你们考试的事情。”

    “……”

    季铭忍着笑,看谭子阳一脸无语,敢情就我长得一般,有参考价值是吧?

    “考试就是招生简章那些,初试比较简单,独白之外的朗诵,诗歌啊,或者是文学作品选段之类都行,主要就是看看您孩子的特质,”谭子阳还是比较厚道的,虽然不开心,但还是给她介绍,艺考不易啊,辛酸的一批:“自然一点,自信一点,大大方方的,该表现就表现。如果初试过了,复试就相对复杂一点,有声乐、形体、朗诵、表演,然后就是问几个问题,这个就看考官了,不同的考官侧重点不一样。”

    “噢,那你当初问了什么问题呀?”

    “呃,我不太记得了,好像问了为什么要当一个演员吧?季铭你呢?”

    “差不多。”

    阿姨特执着:“那老师喜欢什么样的答案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同的老师喜好不一样吧。您这么猜肯定是没用的。”

    “那今年的考官是谁你们知道么?”

    “大部分老师都得当考官吧,你儿子分到什么组我们也不知道啊。”

    然后就问不出什么来了,艺考真的是没有什么标准的,就是那些培训机构的标准,都常常被中戏的考官喷天池老师曾经很直白地说过,艺考培训那都是误人子弟,她都不看那些东西。

    “谢谢你们啊,谢谢。”阿姨转身的时候,还没忍住最后看了一眼季铭:“小伙子长得真好看,怪不得能考上。”

    “……”

    明明都是我在给你回答谭子阳很不爽啊。

    “又是一年艺考季,等这一波人进来,我们都得大四了就。”季铭没理会他矫情,想了想,时间过得真的不慢。

    “要毕业喽。”

    确实是艺考季了,时常会在校园里头看见有学生和家长,窜来窜去地想要找老师,中戏的老师们最近也是烦不胜烦,各种关系都能托上来不过季铭就没想到,他自己也没逃过。

    李姐姐被攻陷了。

    “就是你叔的一个老朋友他儿子,三十多年交情了,实在抹不开脸,去年没考上,今年也不知道怎么打听到我们家跟你认识,愣是咬定就不松口了。”

    季铭都乐了:“他们不知道我还是个学生么?”

    “……说是先看了《演员的诞生》,觉着你教的特好,后面才知道你是学生,结果还没来得及犹豫,又发现你已经是个实力派大明星了说什么都得请我们帮个忙,唉,你叔也是推不开了。”李姐姐无奈啊:“反正你就见一面,应付一下,不然我要烦死了,对了,钱你就照收,反正他们有钱。”

    “哈哈,您都开口了,我见过再说吧,真有希望帮帮他也没什么。”

    以两家人的情谊,跟他妈妈尹宁直接开口,也没两样了何况,李姐姐要不是推不开也不会等到今年才开口。

    “不耽误你正事吧?你是不是要去人艺排戏了?对了,有爆料说你要接新戏了?真的么?还有人说何老师邀请你上大本营的。”

    说完正事,李姐姐迅速变身粉丝。

    “嗯,是有在接触,到时候定了就告诉你。”

    “行行行。”

    “我把我助理的手机给你,你让那个小朋友加她微信吧,到时候约个时间,他在京城吧?我现在大概没时间回家。”

    “好。”

    李姐姐这边应付过后,季铭就开始收到各种拐弯的打听消息都是突击班找来的。每年都有这种突击班,考试前两个星期,请来中戏北电的老师和毕业生,对那些文化课成绩不够的突击队进行抱佛脚训练,当然,很多正宗艺考生,也会来找个感觉什么的。

    贵。

    两个星期,一个学生叫价一万块的比比皆是,如果有比较资深的中戏老师在,两万块那是随随便便。

    如果有名师的,价钱就更夸张了,一堂课就几万块。

    季铭这边收到的报价,每个学生单单分给他的,就是5万块钱,一般带8到12个学生,两个星期5、60万,轻轻松松有那个时间,他干嘛不去接个商演呢,所以一概谢绝了。

    陈老师说起这个事儿的时候,都摇头:“你这个价格真是夸张。”

    “您的价儿呢?涨了吧今年。”

    “算了吧,学校查这个呢。对了,到时候你有空啊?给学校贡献一下?”陈老师笑着拉壮丁,也不是真就缺他一个人,主要中戏也是要争生源的,明星考生参与都是免费的版面和宣传,那一年刘然当中戏的考务,也是有不少新闻的。

    “应该有时间的吧,快过年那会儿,还有巡演呢,国话那边的《雷雨》,也没法跑出去。”

    “行,那就先报一个,到时候也给你的小师弟小师妹们瞻仰一下季铭大师兄的真容。”

    季铭点点头:“喏,我想请两天假。”

    “有活动啊?”陈老师在假条签名。

    “emm想去音乐学院那边封闭训练两天,最近声乐上有点懵懵懂懂,密集训练一下看看是不是有新的领悟吧。”季铭挺诚实的还:“周末我是真有事儿,要见个导演,好久没拍戏,公司那边说没米下锅了。”

    “……你们公司多事之秋,你怎么没考虑自己干呢?毕业之后再说?”

    “对。”

    等季铭一头扎进央音的琴房的时候,互联网上终于爆出他的新作消息来,瞬间冲到热搜第一:季铭主演《流浪地球》。

    “继客串文木野、徐铮的《我不是药神》,主演了文晏的艺术片《遇仙降》之后,醉心话剧舞台的季铭,终于传出新作消息,据中影内部工作人员透露,季铭有望参演刘慈星原著《流浪地球》改编的同名电影,该电影由中影和京城文化主投,由《同桌的你》的导演郭帆执导一项爱惜羽翼的季铭,此次悍然挑战国产科幻,不知道是否值得期待。”

    “飘了呀这哥们,国产科幻片都敢接。”

    丹尼尔秦说

    老书又被封了两章……
① 精彩小说《我成了一条锦鲤》连载于素雅文学,更多关于《我成了一条锦鲤》内容, 请关注素雅文学。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www.suya.cc)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我成了一条锦鲤》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我成了一条锦鲤》(作者:丹尼尔秦)及有关此小说《我成了一条锦鲤》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我成了一条锦鲤》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我成了一条锦鲤》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