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类型 > 血蓑衣 > 血蓑衣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添加到百度搜藏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五十九章性情中人三

作者:七尺书生    

    om,最快更新血蓑衣最新章节!    “中原?”

    柳寻衣的直言不讳令苏禾的眼神悄然一变,他深吸一口气似是平复内心的震惊,沉吟良久,方才别有深意地吐出一句:“寻衣,你这是让为兄背叛草原?”

    “江湖儿女四海为家,谈何背叛?”柳寻衣摇头道,“常言道‘良禽择木而栖’。南下中原并非与蒙古为敌,只是换一个地方安身立命而已。说到底,大哥只是江湖人,而非王公贵胄,又何必执念太深?”

    “这……”

    不得不承认,柳寻衣此言颇有道理,令苏禾一时无从反驳。

    “大哥,只要你肯随我南下,凭你我的本事,兄弟联手定能在中原武林闯出一片天地。”

    “你的意思是……”苏禾暗吃一惊,似是难以置信,“你要大张旗鼓地杀回中原?”

    “他们将我害的一无所有,我岂能无动于衷?”柳寻衣一愣,俨然没明白苏禾的忧虑,“更何况,玉儿还在中原……”

    “为兄的意思是……以你现在的处境,贸然现身于中原武林无异于羊入虎口。”苏禾思忖道,“毕竟,与武林盟主为敌已是万分凶险,如果再加上大宋朝廷推波助澜……”

    “大哥不必担心,小弟虽不聪明,却也知道轻重。企图以一己之力抗衡中原武林,简直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柳寻衣恍然大悟,胸有成竹地笑道,“此去中原报仇雪耻,小弟并非单打独斗,而是……有‘贵人’相助。”

    “贵人?”苏禾眉头一皱,“谁?”

    “难道大哥忘记我和谁一起来的?”

    “你说的是……洵溱姑娘?”

    “更准确的说……是西域的少秦王。”

    言至于此,柳寻衣将从临安一路而来的经历,以及发生在沈州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苏禾,其中也包括“西律武宗”的秘密。

    柳寻衣在苏禾面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切秘密概无隐瞒,由此足见在他心里对苏禾何其信任?

    伴随着柳寻衣的娓娓讲述,苏禾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由最初的狐疑、惊愕渐渐衍变为愣怔,凝重。

    当苏禾得知柳寻衣现已贵为“西律武宗”的副宗主时,他看向柳寻衣的眼神已不能用猜忌、审视来形容。其中蕴含的复杂情绪,令滔滔不绝的柳寻衣忽觉后脊发凉,声音亦戛然而止。

    “大哥,你……为何用这种眼神看我?”柳寻衣故作镇定,强颜欢笑。

    “我想仔仔细细地看清楚,你究竟是不是我昔日认识的好兄弟。”苏禾面沉似水,语气漠然,几乎不掺杂一丝感情,“我认识的柳寻衣丹心碧血,赤胆忠肝,肯为家国大义斧钺不避,水火不辞。但今天……你竟为一己之私而背叛国家,投靠少秦王……不!你投靠的不止是少秦王,更是西辽旧部。你现在对‘西律武宗’的副宗主之位欣然接受,日后岂不是要助人下石,帮少秦王侵犯大宋,甚至……帮他们复国?”

    “断无此意!”见苏禾误会自己,柳寻衣登时心慌意乱,极口否认,“我和洵溱有言在先,我出任‘西律武宗’副宗主只为帮谢二爷推翻清风父女,绝非投靠西辽旧部,更非帮他们复国……”

    言及于此,柳寻衣发现苏禾看向自己的眼神依旧将信将疑,心中愈发苦闷。思虑再三,柳寻衣蓦然起身,大义凛然地举手起誓:“不错!朝廷的所作所为确实令我不齿。但朝廷是朝廷、民族是民族,根本不能混为一谈。就算我憎恶大宋朝廷的过河拆桥,甚至怨恨赵家王朝的麻木不仁,但……我毕竟是炎黄子孙,是华夏儿女,岂能做出背祖弃宗,离经叛道的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举?”

    “此话当真?”

    “苍天在上,厚土为证。柳寻衣今日对结义兄长立誓,刚刚所言若有半句假话,教我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望着信誓旦旦的柳寻衣,苏禾心中一软,若有似无地点点头,沉重的面色渐渐缓和几分,提醒道:“寻衣,虽然你没有助纣为虐的心思,但难保谢玄没有。你们汉人有句话叫‘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殊知,间接谋反也是谋反,最终受累的仍是无辜百姓。”

    “大哥提醒的是,小弟谨记于心。”

    “你让我随你去中原,言外之意是不是……让我也加入‘西律武宗’?”

    “不不不!”或是忌惮刚刚闹出的误会,面对苏禾的疑惑,柳寻衣不假思索地连连摆手,“是否加入‘西律武宗’,全凭大哥意愿。如果大哥愿意,小弟立刻让出‘副宗主’之位,从此鞍前马后,惟命是从。如果大哥不愿意,小弟断不敢强求。”

    “唉!”柳寻衣的诚惶诚恐令苏禾的心里油生出一丝愧意,长叹一声,苦涩道,“寻衣,苏某虽被赤风岭扫地出门,但不敢数典忘宗,更不敢轻易改换门庭。更何况,苏某祖辈曾追随成吉思汗东征西讨,世受恩典,万死难报。如果让我为西辽旧部效力,哪怕是名义上的归顺,我也有愧于大汗、有愧于族人、有愧于草原……死后更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因此,让我受少秦王驱使……恕为兄难以从命。”

    “大哥不必受任何人驱使!”柳寻衣义正言辞道,“实不相瞒,小弟事先并不知道大哥的处境,若非洵溱向我提议请大哥南下相助,我至今仍蒙在鼓里。来此之前,我欲听从大哥意愿,无论你肯不肯南下,小弟绝不强人所难。但来到漠河马场后,见大哥如此狼狈,小弟暗中发誓必须带你离开。因为大哥一日不振作,小弟一日心怀愧疚。一想到大哥因我沦落至此,小弟什么心思都没有,倒不如留在这里陪你一起喂马。”

    “寻衣,我……”

    “大哥不必承诺小弟任何事,一旦蒙古大汗决定重新启用你,大哥尽管回漠北效命,小弟绝不阻拦。”见苏禾的眼神有些犹豫,柳寻衣心中窃喜,于是抢在苏禾开口前先一步打消他的疑虑,“此去中原,无论遇到任何麻烦小弟都会自行解决。不到万不得已,断不会请大哥出手……”

    “岂有此理!你以为苏某是贪生怕死之人?”苏禾脸色一变,挥手打断柳寻衣的游说,“你我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遇事自当同仇敌忾,何分彼此?”

    “大哥教训的是。”见苏禾松口,柳寻衣不禁喜形于色,情见乎词,“只要大哥肯答应助小弟一臂之力,我一切都听大哥的安排。”

    虽然柳寻衣口口声声“助小弟一臂之力”,实则苏禾心里清楚,柳寻衣苦口婆心地游说,其根本目的并非帮自己重返中原,而是帮苏禾走出阴霾。

    柳寻衣之所以表现的“死皮赖脸”,无非是想减轻苏禾的心理负担,给他的自我救赎找一个合情合理的由头。

    此一节,苏禾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一清二楚。

    正因如此,令重情重义的苏禾愈发感动,纠结道:“寻衣,并非为兄固执己见,只是……我乃‘戴罪之人’,贸然离开恐加深大汗和族人对我的怨气,日后再想回漠北效命只怕难如登天。更何况,大宋与蒙古用‘和亲’换来的修睦……似乎并不稳固。一旦蒙宋开战,苏某的处境……势必万分尴尬。”

    “纵使大哥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喂马,试问蒙古大汗和草原各部真能原谅你?真能摒弃成见,视你为昔日的‘漠北第一快刀’?如果可以,则是小弟思虑不周。我立刻离开,绝不阻碍大哥的锦绣前程。”柳寻衣煞有介事地说道,“再者,纵使有朝一日宋蒙两国真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小弟也敢以项上人头作保,绝不让大哥为难,更不会让大哥调转矛头与自己的族人为敌。到时,如果蒙古大汗下令取我首级,大哥尽管动手,小弟断无半句怨言。”

    “苏某不会与族人为敌,更不会与自己的兄弟为敌……”柳寻衣的“步步紧逼”,令苏禾避无可避,左右为难,一时找不出其他借口搪塞。

    “大哥,难得今日你我兄弟开诚布公。眼下,该说的、不该说的小弟都已经说了。”柳寻衣趁热打铁,欲一鼓作气说服苏禾,“仍是那句话,走与不走但凭大哥意愿。如果你打算继续留在漠河马场,小弟情愿晚些与妹妹相认,留在这里陪你养马。如果大哥……”

    “寻衣,不要再说了!其实,这段日子我们在马场朝夕相处,你的决心为兄早已看的一清二楚。”柳寻衣话未说完,苏禾的眼神骤然一凝,似乎下定某种决心。

    但见他不急不缓地拎起酒囊,拿在手中迟疑半晌,终究在柳寻衣期待而紧张的目光中,抬头仰脖“咕咚咕咚”一通畅饮。挥手一抹,吐出一道酒嗝,微微涨红的脸上绽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容,从而将酒囊举到柳寻衣面前轻轻摇晃几下。

    “大哥,你这是……”

    “寻衣,为兄对你今时今日的武功造诣十分好奇。现在酒囊在我手里,如果你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取走它,苏某情愿‘舍命陪君子’,与你一道……南下雪耻!”

    ……</div>
① 精彩小说《血蓑衣》连载于素雅文学,更多关于《血蓑衣》内容, 请关注素雅文学。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s://www.suya.cc)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血蓑衣》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血蓑衣》(作者:七尺书生)及有关此小说《血蓑衣》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血蓑衣》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血蓑衣》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